• 注册
  • 五莲文史 关注:1 内容:4929

    大型历史志怪小说集《山窗笔记》揭秘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i=s] 本帖最后由 隽桂德 于 2013-9-19 12:21 编辑 [/i]

      最近,淹没百余年之久,由我市古代著名学者撰写的的大型历史志怪小说集《山窗笔记》在我市首次亮相。这是一部清代大型历史搜神小说集,共四册,每册一卷,书中收入了130多个搜神志怪故事,时间跨度上下数百年,酷似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又独树一帜。令人欣喜的是,本书的创作者竟是我们日照市五莲县人,他就是我国清代著名文学家隋驭远先生。隋驭远字羲轩,清乾隆末年生于五莲县许孟镇仁里村,《山窗笔记》正是作者历经十余年,在该村写成的。《山窗笔记》创作于清代嘉庆至道光年间,该书诞生后,迅速在鲁东南民间传播开来,书中一个个志怪故事深受百姓们喜爱。该书是以可数的几本抄本传世的,当时并未刊刻印刷。据该书收藏者隽桂德先生考查证实,该书传抄范围很小,仅在仁里村及其周边的许孟、大茅庄、李家村、吉家楼子等数村传抄过,且仅是亲戚挚友间传抄。根据序跋介绍,本书传世抄本有:李家村原稿本,吉家楼子抄本,臧烿清抄本,臧俊抄本,增删修改本。这屈指可数的几部抄本,在历经了近二百年的沧桑巨变后,多已散佚不存。隽先生收藏的就是臧烿据原稿本抄录成的那部清抄本。隽先生说:“我在本书可能出现的许孟镇各村继续搜寻多年,希望再见到该书的其他抄本,但至今未再见到第二部。所以,该抄本可能已成孤本了!”这部抄本历经百余年的天灾人祸,风风雨雨,能够幸存下来,无疑是凤毛麟角,显得弥足珍贵。它的面世,终能使这部已被载入史志的重要文学著作不至因湮灭而给世人造成遗憾;它的面世,为后人研究本书及我省清代地方历史文化,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实物资料。
      本期以《大型历史志怪小说集<山窗笔记>揭秘》为题,对《山窗笔记》作一初步的解读,让读者概括感知本书鲜为人知的基本信息,以期更加深入的研究和开发,把我市文学艺术的开发利用推向新的高度。
      [size=4]大型历史志怪小说集《山窗笔记》揭秘(之一)[/size]
      隽桂德
      [attach]22631[/attach]
      面世的《山窗笔记》为初稿本
      这部面世的《山窗笔记》抄本是哪种形式的抄本呢?它是一部是由臧烿抄录收藏,并初次作序的清抄本,属于据原稿清抄成的初稿本,是一部形式和内容完备的抄本。本书四册四卷,簿本整齐,自序、小引、目录、后跋,完整齐全。正文用毛笔以小楷抄写,为臧烿令五六两孙抄写。自序和小引均为精美的行书,为臧烿手迹。书中臧烿亲自钤盖有“臣烿之印”和“臣烿”等十几枚印章,足见收藏者对该书的珍重,这些印章也确凿地证明了这是臧烿整理并收藏的抄本,且为初抄本。
      后跋中有“李家村安姓存有原本,系作者親授,勸其存之者。急為借讀,命子侄輩抄而存之,庶留先正典型,非僅供觀玩也。”足可说明此本是由李家村安姓原本抄录而来,未加修改。后跋中又赫然写着:“抑又聞之是書,亲知处间有抄本,每笔之削之动加勒帛。予以为,断断不可既失庐山真面,更非流水知音江瑶柱,共称妙品,必妄加以盐酱,全使失其真味。”这充分证明,这部抄本是原汁原味,未加修改的初稿本。同时也说明世间也有删改本。
      从本书结构形式可推知,这部抄本的形成过程是这样的:第一步:臧烿从隋驭远处借到原稿本,命两孙将原稿全文誊录下来;第二步:臧俊为撰写《跋》,由臧烿孙补录;第三步,臧烿书写作者隋驭远的《自叙》,并亲撰《小引》;第四步:臧烿落款,加盖印章,并在每册钤盖数枚收藏章、书画闲章,并题签装订成册,达到了形式上的完美。
      《山窗笔记》作者隋驭远考
      五莲县许孟镇仁里村旧称“仁兰”,清初以前以隋姓为主,后诸城第一大家族瓦屋臧氏迁入,并迅速崛起,富甲一方,有“南有仁里 北有巴山”之誉。
      《山窗笔记》的作者隋驭远就是仁里村人,他字羲轩,为清中后期诸城著名学者。据光绪诸城县志记载,隋驭远年77岁卒,从《山窗笔记》相关数据推测,隋驭远约生活于乾隆四十五年至同治后期,历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五朝,生卒时间大体为(1790—1867)。
      隋氏占籍仁里已久,隋驭远幼聪颖,嗜读书,文章冠绝,世见其岁试卷有“岁试第九名附生”的记载。光绪十八年《诸城县志.文苑传》为其作小传云:“隋驭远,诸生,性疏狂,不求闻达,每偕同人啸傲山水间,中年肆力古文词,所著《笔记》酷似蒲松龄《聊斋志异》,年七十七卒。”《诸城县志.艺文志》又记载:“隋驭远《山窗笔记》四卷”。县志为其立传,并收入其文集,可见,在清嘉庆至光绪间,隋驭远就已名噪远迩,其才能也引起了官府的重视。

      经考证,仁里隋氏为诸城城北隋家官庄隋氏的一个分支,而隋家官庄隋氏又是登州府栖霞县南四十里蛇窝泊隋氏的一个分支,蛇窝泊隋氏原籍河南汝宁府固始县,宋代迁来蛇窝泊,后迅速壮大,繁衍至山东半岛很多地区。拒不完全统计,有360多个村庄和城区居住着定海隋氏,山东占了八成,分布如此之多,在全国也很罕见。从隋氏发展进程看,自元初至清雍正初年,共出了44名知县以上官宦,正四品以上大员9人。
      据《定海隋氏族谱》记载:隋驭远世系为:应泗(19世)—柏—之鳌—照升(炤圣、炤陞)—驭远(23世),遗憾的是族谱在22世照升后忽然消失,而其他分支仍记录到了26世。由此可以看出隋驭远一支是从诸城北部隋家老庄迁来的一个小分支,可能续谱时因为与隋楷一支联系不上而没有及时入谱。隋楷与隋柏有一个共同的爷爷隋所性,隋楷的父亲隋印汶,爷爷隋璧,儿子隋士爌,孙隋筠;隋柏的父亲隋应泗,爷爷隋璠。而隋人龙、隋人鹏、隋琳、隋鐄、隋楷等著名的宦官,都是他最亲近的先祖。笔者收藏有隋之鳌与其伯父隋楷合作的书法册页一本,是本人手迹,弥足珍贵。由此可推知,隋驭远出自书香官宦之家。
      臧烿《小引》云:“(隋驭远)祖居仁村,少年入泮,学问纯粹,人品端方。每于读书之暇,出其绪余作《山窗笔记》四册,四十年前曾借读之,见其笔墨简洁,不蔓不支,且皆记近村琐事,不务夸张……”此段道出了隋驭远高尚的为人和练达的文笔。臧俊在《跋》中云:“反复味之,叹其笔墨明净,叙事简该,无粉饰扬厉之语。其中教忠、教孝、劝善、惩恶,有关于世道人心不少,”进一步阐明了隋驭远才思敏捷、文笔简练明净的特点。隋驭远《自叙》中云:“余之为是《记》也。初未尝有《记》之名,以无志场屋,课子之暇,见事之可劝者记之,可惩者记之,可骇怪可忤逆者亦记之……”可见其无志场屋,四出坐馆,授徒为业。由此也可以推知,高师出名徒,隋驭远足迹遍及鲁东南地区很多村庄,弟子颇多,地方名流必多出其门,其所见所闻自然既广且博。其偕同人啸傲山水间,酬唱互答,再次说明其诗思敏捷,出口成诗。其见闻广博,于课馆之余,搜集整理近村搜神异事,编辑整理成了《山窗笔记》一书。
      该抄本四册四卷,130余篇文稿,6万余字。劝惩言志,酷似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前有隋驭远本人的《自叙》,后有臧烿光绪二十四年为作的小序,称《小引》,再后有臧俊光绪十八年撰写的《跋》。可以发现,隋驭远及其作品很受后人欢迎和崇敬,隋驭远见闻广博、才思敏捷、学问深邃,他对地方史志、人文地理、风土人情、名人传略,无所不通;于佛学、道教、儒家学说,无不涉猎,堪称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隋驭远与臧烿及臧俊是什么关系呢?臧烿在其为本书所作的《小引》中云:“隋先生羲轩,余之姻丈行也。”可见隋、臧两家是亲戚关系。遍查《东武臧氏族谱》,在臧烿上四代所有人员中,未发现有与隋氏结亲者,查到臧烿的高祖“臧纯”时,族谱上赫然写着:“(臧纯),娶隋氏,仁兰庄候选州同柏公长女,例赠孺人。”这正是臧烿称隋驭远“姻丈行”而未称“姻丈”的原因。由此也可以推断,隋驭远肯定是隋柏的后代,更可能是隋柏的玄孙,因为臧纯的玄孙才是臧烿。隋柏的玄孙与臧纯的玄孙是上下辈关系。据《东武臧氏族谱》记载及臧运和先生介绍,隋柏把大女儿嫁给了诸城陆家庄监生臧纯,并分给其许多财产。臧振凤生四子王綦、王雩、纯、瑧,臧王雩和臧纯迁仁里,臧纯为臧振凤三子,臧纯就是臧烿的高祖,臧烿又是臧俊的近支叔伯。所以,臧烿、臧俊、隋驭远三人的关系是亲戚关系。但是臧烿、臧俊二人为《山窗笔记》作序跋,已是隋驭远去世后的事了,因为隋驭远卒于同治初年,序跋作于光绪年间。

      隋驭远学问渊博,文笔简洁,惜墨如金,它能以笔记体这种文体创作《山窗笔记》,可谓独具匠心。《山窗笔记》中还运用了许多写作手法,分析阅读时自然会感受。其亦工于诗古文辞,如其诗《賦得自鳴鐘》云:“妙緒金鐘就,長宣不擊聲。干支隨候響,日夜待時鳴。質備周天度,中含一子貞。渾將金漏並,合聽玉壺賡。夜徹更三點,音清續九成。金朝多寶貴,卯酉自分明”。其诗五言一句,简短明快,铿锵有力,丽质天成,颇有《山窗笔记》笔风,足见其驾驭古文字的本领之高。
      隋驭远工于书法,惜至今未见到其墨迹。其课馆一生,必邃于制艺,通经史子集,然至今亦未见其相关论著。隋驭远的行谊因为史料的严重短缺,目前尚无法深入研究,但其出于诗书传家的山东望族隋氏巨族,所作必然是大手笔,《山窗笔记》一书可以佐证,并且由此书,也足可探究先生多方面的才学。
      隋驭远不仅是清代五莲著名的学者、教育家,也是日照市的文学名家,更是全国著名的文学家,其《山窗笔记》这部笔记体搜神小说,是继《聊斋志异》后,中国搜神小说的又一部佳作,是中国文艺百花园中的又一朵奇葩。愿该文学著作早日面世,愿隋驭远的名字随着他的这部名著而名垂千古。
      臧烿(rong)简考

      臧烿是《山窗笔记》的作序者,他是隋柏大女婿臧纯的直系五世孙,也是《山窗笔记》初稿抄本的最初收藏者,与《山窗笔记》关系极为密切。臧烿约生活于道光至光绪末,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民国五朝,大体生卒时间为(1825—1905),比隋驭远小至少三十岁。臧烿是诸城臧氏第十二世祖,仁里村臧氏第五世祖。
      诸城臧氏诗书传家,成为诸城第一大家族,世代为官宦书香门第。臧烿家学渊源,又接受了先辈们的直接教育,他的父亲臧廷献、二叔臧廷选、三叔臧廷彦均为太学生。父亲臧廷献学问淹贯,议叙八品,诰封奉直大夫。二叔臧廷选臧廷选初为廪贡生,道光十四年考中顺天乡试举人,拣选知县,会试大挑二等,历任海阳县教谕和茌平县教谕。思维敏锐,文笔精良,精深遒健,义精语卓,精莹朗畅,清新俊逸,具清刚之气,风雅宜人,是人评价:“吟成谢草艳摘江花,说《经》则五典笙簧,射《策》则百家肴馔”。
      臧烿得叔父们的长期指教,先考取附贡,咸丰间又因才学卓异,议叙从六品职,任职京都光禄寺署正,诰授奉直大夫,从五品封典。光禄寺署正为六品职衔,供职于京都光禄寺,其位在光禄寺卿和光禄寺少卿之下,光禄寺主簿之上,主管祭祀、朝会、宴乡酒醴膳羞之事,下设太官署、珍羞署、良酝署、掌醢署四署,每署设署令主管,可见光禄寺署正一职是实权派,上事官居三品四品的光禄寺卿,下管主簿以下众官,相当于政府的秘书长一职。
      臧烿工于考据之学,曾应知县刘嘉树之邀,参修光绪十八年《诸城县志》,其任采访,用力居多。能够有资格参修县志,必为一邑学问名宿。臧烿颇看重姻丈行隋驭远的《山窗笔记》,并亲笔为作《小引》,盛赞隋驭远及其《山窗笔记》,序云:“隋先生羲轩,予之姻丈行也。祖居仁村,少年入泮,学问纯粹,人品端方。每于读书之暇,出其绪余作《山窗笔记》四册,四十年前曾借读之,见其笔墨简洁,不蔓不支,且皆记近村琐事,不务夸张,仍是我辈本色语。课余无事,令五、六两孙敬录一部,不惟闲中破闷,亦以识前辈之仪型也。”从字里行间看,可见臧烿对隋驭远的敬重,并亲自借读《山窗笔记》一书,估计此时隋驭远已垂暮年。
      臧彤的才学,除了来自臧氏家族的世代积淀,祖辈父辈的言传身授,及兄弟间的相互切磋,还来自于:一、外戚的影响。据《诸城臧氏族谱》记载:臧烿,行一,字彤晖,号蓉溪,娶王文骧之女为妻,生子三人,增秀、增慧、增文。王文骧是何人?他是诸城县栗行庄人,嘉庆十八年顺天乡试第四名举人,嘉庆二十四年二甲第七名进士,在全国能取得这样高的科考名次,是相当困难的,足见王文骧大名鼎鼎。王文骧初授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改授广东开平县知县,精于考据,主修《开平县志》。又工诗文,著有诗集《西坪诗钞》行世。岳父的教诲毋庸多言。二、朋友们的相互唱酬和切磋。诸城名儒众多,曾出过“西社八友”“前九老”“后九老”,张择端、刘墉、刘喜海等也都是诸城人,浓郁文化底蕴的蕴育,众多文友的唱和,也促进了臧烿学识的提高。
      从《山窗笔记》又知,臧烿字莲亦,号灌园老人,荆花书屋主人,应为其晚年所用的字号。在《山窗笔记》中臧烿自署印“臣烿”,说明这是他为官后所作的《小引》,时间是光绪二十四年三月,他已经进入老年,证明了他此时已经致仕,这些落款用印和书画闲章,也足以证明臧烿工书法,甚至善绘画,具体有待进一步考证。臧烿是诸城望族后裔,是清代末年京都重要官员,诸城赫赫有名的学问家和社会名流,是清末臧氏家族的风云人物。
      臧俊考
      臧俊是臧烿的侄子,也是《山窗笔记》初稿本的收藏者,同时又是本书的题跋者,与《山窗笔记》关系也很密切。臧俊约生活于道光至民国间,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民国五朝,大体生卒时间为(1833—1915),比隋驭远小至少五十岁。
      据《东武臧氏族谱》记载:臧俊,行二,字秀儒,号子千,臧佩瑛次子,臧惟几后裔,诸城臧氏十三世祖,仁里臧氏六世祖,今五莲许孟镇仁里村人,迁居泊子村,卒葬泊子村东南茔。
      臧俊祖父臧伯杰,字孟儒,号培元,监生,官布政司理问,孝友有行,村人臧容德乞食以养瞽目,母殁,伯杰为治棺葬之,并养容德终身。臧俊父臧佩瑛,字润紫,号慕蘧,议叙八品衔。臧俊也出自官宦之家。
      臧俊能世其家学,得祖与父教授,诗文俱佳。其后人臧运和先生讲,其家传有宫廷赏赐帽盒,推测臧俊应也有一定功名。光绪十八年,臧俊为《山窗笔记》题跋,由题跋知,臧俊又有字号“秀千”,斋号“墨香书屋”,跋曰:“(隋驭远)笔墨明净,叙事简该,无粉饰扬厉之语。其中教忠、教孝、劝善、惩恶,有关于世道人心不少,岂第如《齐谐》、《志怪》、于宝《搜神》已哉?”又言:“嵇康往矣,几同广陵一曲矣,花朝月夕,曷胜仰止之思。”道出了其对《山窗笔记》的高山仰止,梦寐以求。当他发现有人随意删改《山窗笔记》时,批评道:“予以为,断断不可既失庐山真面,更非流水知音江瑶柱,共称妙品,必妄加以盐酱,全使失其真味,可乎?不可。”极言《山窗笔记》原作之美,无须再加“盐酱”,失其真味。臧俊用词之美,亦可使人感受到他才华横溢,文学素养很高。
      值得注意的是臧俊娶蒋家庄监生张师燧长女为妻,张师燧是放鹤村张氏后裔,大名鼎鼎的学问家。请看其传略:张师燧,原名张师乌,字星府,又字洵臣,号少山,又号孝侣,别号唯唯子。监生,生而岐嶷,过目不忘,工制艺,名噪郡邑,守令咸器重之。同学马君映、张大苏、张大曾皆湖上名士,莫不倾心折服张公之学识。乡试屡不售,遂弃举子业,专力事亲,勤于治家,乐善好施。晚年惟与丁敬修、王锡鏴、臧汶相吟咏,徜徉山水间,或登石屋之巅,或眺潍水之上,啸歌吟咏,声如金石,人人见之,莫不啧啧称羡焉。著有《天都诗话》一书行世。喜藏书,购书不惜重价,所藏甚富。又善星卜之术,尤精风鉴。乡谥“孝简”先生。张师燧的外孙王桂珊为诸城著名进士,官宗人府主事,专管皇族事务。臧俊与岳父张师燧、表侄王桂琛等人切磋获益,也在情理之中。
      臧俊长子臧锡彭,又名锡朋,字永之,号松亭,为五莲文士臧运和曾祖,有才不仕,隐居乡里,游五莲山时卒于途中;次子臧锡恩,字晋之,号桐轩,有学行;三子臧郁周,工诗文书法,有诗文传世。
      臧俊生于书香官宦门第,自幼课读不辍,加之先辈祖、父、岳父等人的指授,工诗文,善书法,学问渊博,成为清末诸城较有影响的人物。
      臧烿与臧俊的关系
      臧烿与臧俊均为诸城瓦屋臧氏,清代末年五莲县许孟镇仁里村人。瓦屋臧氏由琅琊台迁来,世称“东海望”,分布很广,为明清时期诸城第一大家族,无论是名人数量,官至高低,财富地产,不仅在诸城,在胶东半岛方圆数百公里内都是第一。
      诸城城南靠近日照的整座五莲山,就是臧家的南山山林。瓦屋臧氏先后出了五十余名进士、举人,为官者更是不计其数。臧惟一官至兵部右侍郎,卒赠工部尚书;其子臧尔劝官至巡抚,升兵部左侍郎,卒赠兵部尚书;臧尔劝弟臧尔令官至按察使;臧琼官至光禄寺卿;臧应奎官至按察司副使;湖北学政臧济臣,带头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抢粮大案”。瓦屋臧氏占据了诸城县城的大部城区。
      仁里臧氏是诸城臧氏的一个分支,清代初年,为了照顾岳父大人隋驭远,诸城臧氏八世祖臧纯与二哥臧王雩奉父亲臧振凤之命,有迁居许孟镇仁里村,成为仁里村臧氏的两位始祖。仁里臧氏一举崛起,富甲一方,创造了“北有巴山 南有仁里”的神话。臧烿与臧俊就出自仁里臧氏,臧烿的直系血统先祖为:臧烿—臧廷献—臧溥—臧应锦—臧王雩。因为臧应锦出嗣给臧纯为嗣子,中国历代都是以出嗣子的后代为其正式子孙,所以臧烿的直系先祖为:臧烿—臧廷献—臧溥—臧应锦—臧纯,这就说明臧烿是臧纯在仁里的直系后代,五世孙,而臧纯又是隋驭远的女婿,所以臧烿与隋驭远关系非常近。再看臧俊,他也是仁里村人,臧俊的直系血统先祖为:臧俊—臧佩瑛—臧伯杰—臧濂—臧应鏻—臧王雩,从血统看,臧烿与臧俊均属臧王雩的直系后代,从辈分看,臧烿为仁里臧氏五世祖,臧俊为六世祖,臧烿与臧俊为上下辈关系,即臧烿为臧俊的叔伯。(本文发表于《日照人文与自然》第六期)

      [i=s] 本帖最后由 隽桂德 于 2013-9-19 12:23 编辑 [/i] 大型历史志怪小说集《山窗笔记》揭秘(之二) 隽桂德 《山窗笔记》成书时间简考 据隋驭远《自叙》云:“癸巳之春,《记》尚未就……”然客同时对曰:“是《记》也,表微阐幽,上下数百年间,言简而赅,意微而显,可以传矣。”由《自叙》及宾客之言可断定,癸巳之春书已基本写成,脱稿当在道光癸巳春后极短的时间内,癸巳为1833年。其婿辈臧烿光绪二十四年为作《小引》云:“余四十年前曾借读之”,光绪二十四年为1899年,四十年前应为1859年前,可见臧烿光绪二十四年年事已高,可见1859年前此书已写成。又,光绪十八年臧俊为之跋,臧俊云:“余少年从师时即已耳熟《山窗笔记》一书……命子侄辈抄而存之”,光绪十八年为1893年,少年多为15岁左右,可见此时臧俊已六十岁左右,子女已长大,其少年时当在1845左右,而此时他已耳熟此书,可见此书这时就已流传很长时间了。又:作者在正文《挂名皂孙》中写道:“道光壬辰,甲孙县试冠军……”道光壬辰为1832年,这是作者在该书中最晚的时间记录,结合前文“癸巳之春,《记》尚未就”综合判断,本书已近尾声,成书时间肯定在1833年夏季以后,抑或冬季,最晚当定稿于1834年初。 《山窗笔记》人名地名摘录 经考证,本书涉及的大量地名、村名、河流、山涧、风景点及人名等,原来都是真实存在。这使得本书又具有极其重要的文史研究价值,对于考证省内外特别是日照诸城一带清代历史及名人都很有帮助。尤其是《张青霞》等篇章具极高史料价值,对研究《金瓶梅》也有极大的帮助。故先将书中人名地名披露如下: 第一、本书地名。1、山东省外有钱塘、福建、琼州、雷州、普安州、江浦、沧州、光州、嘉善县、福州、长州、苏州、吴县、滑县、宁羌州、山阳县、 淮安、成都、解梁。2、山东省内有寿光、兰陵、益都、青州、济宁、武定、章丘、定陶、沂水、乐安、博兴、历下、章应、济南、海阳、即墨、兖州、文登、德州、历城、潍邑、乐陵、鱼台、临朐。3、在莒州、日照、诸城、高密四县最多,更多的集中在作者故乡仁里村附近的数十个村庄,具体有:许孟、仁兰、萧村、李哥庄、瓦窑沟、铁钩山、潋水、李家村、吉家楼子、茅村、山丹埠、卢阳老庄、橡谷、曹村、小石桥、红杏沟、汉王村、大村、戴家窑、呈哥庄、柳林子、仙莲、徐宋庙、扶淇河、孤魁山、柴庐崮、潍水、超然台、户部岭、更山河、潮河、庵子沟、黄疃、淮河村、范疃、赵庄、小河崖、马兰河村、冢头村、只沟社、解留村、黄花镇、刘官庄、崖头、下泊、王家店、善士、昌城镇、石埠、诸邑、斗鸡台、渠邱。 第二、本书人名。1、外省人物有王鼎宏、丁毅、王绅翰、铁公、汪公、王古、王斗枢、于谦。2、省内人物有丁野鹤、李渔村、杨水心、李象先、王无竟、张石民、刘子羽、王羽翁、隋昆铁、丁砥斋、丁清峦、丁晓岚、于昕、于六谦、王云汉、王云溪、王福成、王泰清、王沛慡、王福疆、刘漪园、刘棨、刘光斗、朱怀忠、任鸿举、孙清、杨惠仁、张青霞、杜汉、李毓昌、李祥、李太清、李希佐、李飞、李斌、隋永宁、隋必魁、隋致圣、韩三、邹暾东、普恭上人、桓九、海公、黄公、郭华野等。 《山窗笔记》中的古印章 本书大大小大小共钤盖了30枚印章,除掉重复者,共11枚,其中有5枚名号印,1枚斋号印,5枚吉语印。从所用印泥年代看,均为同一人所用之印,即本书的收藏者臧烿所用印。本书的最重要价值,是对是书内容的研究和开发。但从收藏角度看,只要具备名人名作、名人题跋、手书墨迹这几个要素,就已属上品了。如果再有题跋者作序者的落款,并钤盖几枚收藏印、名号书斋印,就有更高档次了。加之这些印章,从布局到刀法都堪称上乘,必为高手篆刻,这无疑更是锦上添花。 《山窗笔记》思想性及艺术成就 《山窗笔记》一书名为“笔记”,但非日常生活琐记,而是一部主题鲜明、思想深刻的文学佳作。其所选题材新颖别致,读后令人浊秽淘净,耳目一新。本书通过“劝戒”、“惩罚”、“骇怪”“忤逆”等方面的怪异故事和奇特现象,从一个清新的角度抨击清代社会的黑暗腐败,揭露清代社会的种种矛盾,表达了人民对向往美好生活的强烈愿望。当然,由于本书的题材要求和时代的局限性,书中难免夹杂部分迷信及因果报应思想,读者当学会读法,如读《金瓶梅》那样,深刻领会作者真正用意,取精华,去糟粕,择优纳之,为我所用。 本书故事情节曲折离奇,布局巧妙严谨,笔墨极为简练,描写恰到好处,为继《聊斋志异》后,中国古典短篇小说之又一奇葩。书中鬼狐怪异与现实世界交织,既有对贪官污吏狼狈为奸之鞭笞,又有对正义之士之称赞,可读性极强,难怪乎邑人以未能一读而遗憾,难怪乎书中故事流传至今。此本长短有致,兼有《聊斋志异》之长篇、《阅微草堂笔记》之短篇的特点,适合各类读者阅读,更适合拍摄像《画壁》一类的电影,或长篇电视连续剧。 五莲山区历朝历代养育了无数的奇人异士。据专家考证,先是孙膑隐居九仙山,完成了军事巨著《孙膑兵法》;南北朝时期莒人刘勰藏《文心雕龙》于昆山小阆苑石室;后有明万历九仙名士丁惟宁在丁家楼子著天下第一奇书《金瓶梅》,清初丁惟宁之子丁耀亢再著《续金瓶梅》。此本《山窗笔记》是清嘉道年间隋驭远在马耳山下完成的,它将与《金瓶梅》、《孙子兵法》一样,被载入中国古代文化艺术的光辉史册。《山窗笔记》一旦被搬上银幕,将会深受世人的垂爱。 《山窗笔记》序跋 1、隋驭远《自叙》 癸巳之春,《记》尚未就,客有见之者曰:“任昉有言,既绝故老之口,须资不刊之书。是《记》也,表微阐幽,上下数百年间,言简而该,意微而显,可以传矣。”余瞿然避席,正色曰:“嘻,谬哉,言乎!书之所谓不刊(不可磨灭)者,必其才俪三长,学富五车,劝惩若鉴,评陟如衡,能抒己志,以发人之志者也。而远也,孤陋寡闻,未能穷酉山汲冢之藏,讵能尽里父巷魁之臆,非风影之讹,则挂漏之讥耳。传云乎哉?”或又曰:“子其劝惩为怀,而藉记事以发之,又见小说家,或失之腐,或失之俚,而乃自立一格乎?”曰:“唯唯,否否,不然。余之为是《记》也,初,未尝有《记》之名。以无志场屋,课子之暇,见事之可劝者记之,可惩者记之,可骇怪可忤逆者亦记之。不当典,不论文,不事空中楼阁,如其事而记之,辞取其达而已,岂如小说家,另树一帜哉?且小说家每怀不平,多犯刘四病,盖不骂人不足以泄其愤,亦不能读者醒脾也。而谬《志》劝惩,以刘四为戒,难免说梦之诮耳,遑论其它哉?姑存吾说,遇论文者,则任其诋之疵之,即炙以艾火,吾亦不为吾《记》惜;遇留心劝惩者,亦任其称之誉之,即取以灾梨,吾亦不为吾《记》幸,吾但存吾说焉耳。” 2、臧烿《小引》 隋先生羲轩,予之姻丈行也。祖居仁村,少年入泮,学问纯粹,人品端方。每于读书之暇,出其绪余作《山窗笔记》四册,四十年前曾借读之,见其笔墨简洁,不蔓不支,且皆记近村琐事,不务夸张,仍是我辈本色语。课余无事,令五、六两孙敬录一部,不惟闲中破闷,亦以识前辈之仪型也。 时 光绪二十四年岁次戊戌闰三月 姻后学臧烿拜志 印:臣烿 3、隽桂德《序》 甲申秋日,余辗转至诸城,喜得《山窗笔记》抄本四册。是书为吾五莲许孟仁里先达,清嘉庆间名儒隋驭远先生所著也。四册序跋完整,款识俱全,行书流畅俊逸,小楷工整匀称,是为收藏之佳品。是书尽记近村搜神异事,又记丁野鹤、李渔村、刘子羽等先哲事。所记除怪异事,均记吾乡确凿地名人名,又为一重要史籍也,遂拍案叫绝。 逐篇细赏,劝善惩恶,醒世警尘,表微阐幽,言简意赅,不事修饰,含英咀华,真《第二聊斋》也。由序跋佐证,是书未获枣梨,传世皆为抄本,李家村安氏有原本,吉家楼子李夫子有藏本,臧烿、臧俊各有抄本,皆据安氏原本抄录之清抄本,二人先后作序跋,鄙人所藏之本是为臧烿抄本也。许孟大茅庄官中书科中书臧煜珍,亦读过是书。处间亦见有他人增删本,已失庐山真面目。余收藏二十余载,足迹遍及齐鲁全境、仙莲周遭,仅见此抄本一部,余者因年代久远世事沧桑,约已灭失。遂言于友曰:“幸此一线尚存,余生得此一本足矣!”友颔首。 是书作者隋驭远,字羲轩,今五莲县许孟镇仁里村人,为清乾道间诸生,山东隋氏望族后裔,学问纯粹,人品端方,性疏狂,不求闻达,无志场屋,终生课徒为业。中年肆力于古文辞,每偕同人啸傲山林间,性比野鹤、石民,其足迹遍及鲁东南众多乡村,广记周边搜神异事,著为《笔记》。其名噪诸邑间,传列《诸城县志》,所著《山窗笔记》亦被收入光绪《诸城县志》艺文志。先生文笔卓荦超群,窥此一本,可见全豹也。《山窗笔记》上下跨越数百年,共记故事一百三十余个,作者惜墨如金,虽极为精炼,全书亦有六万余字。隋公能于课徒之暇,搜集、撰文、斧正,成此巨著,又能使文字精炼,言简意赅,并誊录数稿,非耗十几年心血不可,真一有心人也。 《山窗笔记》成书后,虽未付梓印行,但已不胫而走,风靡鲁东南地区民间,并流传至今。余少年时,听父亲讲过许多怪异故事,原来俱载此书中。是书流传数十年后,直到光绪十八年,诗文俱佳的学者臧俊欣然题写后跋,光绪二十四年官至京都光禄寺署正的臧烿,慧眼独具,又为作小序,并题款识,加盖三十枚收藏印,使此书更臻完美。考证知,隋驭远、臧烿、臧俊三人均为仁里村人,臧烿和臧俊为诸城第一大家族瓦屋臧氏后裔,清末诸城名儒,更是政界名流。 是书思想性及艺术行俱深不可测,为继《聊斋志异》后中国古典文学又一佳作,中国文艺百花园又一奇葩。余用力地方古代文化研究二十余载,所见古籍抄本甚多,尤珍重是书。值此盛世之年,意将此本公之于世,冀有助于推动齐鲁文化之繁荣与发展,有助于各地方志之编修。遂不辞艰辛,暂停所编《山东古代人物大辞典》,历经半年,将此本先行输入电脑,并逐篇加注标点,又反复校正,是书标点本终于完成。余期是书早日行世,更盼有识之士,改编为百余部影视剧,搬上荧屏,流传百世,始无憾矣!是为序。 二〇〇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海曲 后学隽桂德序于古寻斋北窗下 4、臧俊《跋》 余少年从师时,即耳熟《山窗笔记》一书。以文课严密,不暇涉猎及之也。后从吉家楼子村李夫子处得窥全豹,反复味之。叹其笔墨明净,叙事简该,无粉饰扬厉之语。其中教忠、教孝、劝善、惩恶,有关于世道人心不少,岂第如《齐谐》、《志怪》、《于宝》、《搜神》,已哉,当时未留真稿,后亦无从购觅。嵇康往矣,几同广陵一曲矣,花朝月夕,曷胜仰止之思。光绪十八年春,偶与茅村瑞亭弟谈及,伊云李家村安姓存有原本,系作者亲授,劝其存之者。急为借读,命子侄辈抄而存之,庶留先正典型,非仅供观玩也。抑又闻之是书,亲知处间有抄本,每笔之削之,动加勒帛。予以为,断断不可既失庐山真面,更非流水知音江瑶柱,共称妙品。必妄加以盐酱,全使失其真味,可乎?不可! 峕 光绪十有八年岁在元黓执徐中和月望前九日 东武后学秀千臧俊志于墨香书屋之一船新月处 《山窗笔记》四卷目录 《山窗筆記》卷之一目录 李渔村 刘子羽 于六谦 闱中鬼神 磷火 曹村怪 虐戒 出殃 雷击 牛偿债 义牛 天师 王鼎宏 李飞 鬼击胫 矮屋花 李斌 牕听 王斗枢 冤狱 米乙 福官 娶得双 丁清峦 扣虎 健忘 炙鸭 龙漦 韩三 倒运汉 首争位 宝贝案 抛鼠 《山窗筆記》卷之二目录 刘公 折狱二则 吹窃 某孝亷二则 讼报 王云汉 定陶变 尸变 春桃 冗官杀人 轿下猫 阎氏女 田拐子 扫兴僧 临朐案 抢亲 柴庐崮狐三则 李代桃僵 壁鼠 苏李 福建林 临刑选偶 蚺蛇胆 丁毅 破鼓轩 蝎六则 狼二则 某侍卫 《山窗筆記》卷之三目录 王孝妇 仓州民二则 邑人 胁奸纵奸 官作仆妇 献毒自害 旱魃二则 预贺三魁 场外中而得金 讼报 李氏 杨惠仁 郭华野 云海 桓九 试官 谢禁缠足表二则 产异 秃尾老李 龙掉尾 昼晦 怪风三则 地震 怪水 怪火三则 树怪 王沛慡 王泰青 李进士 姊妹易嫁 《山窗筆記》卷之四目录 府书办 厯城监死人 戏招鬼 书办诗评 辨香臭雅俗 挂名皂隶孙 认牙 合血 鹊鸣冤 冤借醉人伸 立杀七命 曹生 雀化蛙 旱鳖 蛇跌鳖 童句息讼 水怪 王福成 墓移 大浮瓜 仙报灾 米中水 犬鸣冤 醉遗妇 数学 周生 审石狮 刘棨 李毓昌 丧赖苦主 臭虫怪 财有定数三则 物成败有时 虱飞 杜汉 纳粟反中 纳粟落第 张青霞 (本文发表于《日照人文与自然》第八期)

      回复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单栏布局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ip.ws.126.net/ipquery?ip=44.221.73.157):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