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风土人情 关注:1 内容:4929

    豆腐情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又翻出梅竹老师的又一村贴子看了一遍,想起了老家做的豆腐,不由得口水暗暗地流了一肚。从小到大,不论是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还是物质极度丰盛的现在,我最爱吃的,还是豆腐。还是老家自己做的那种,卤水豆腐。

      小时候很少吃到豆腐,虽然作为农民家庭,但那时候粮食都归生产队,大部分上缴成了国库粮,给城里人吃掉了,余下分给农民的,不过是很少的一点,别说白面,就连地瓜干,也是寅吃卯粮,玉米大豆之类,也是相当稀罕。吃豆腐,就成了一件奢侈的事了。

      那时候也做豆腐,不过都是过年的时候才行。头天晚上把豆子洗净泡上,第二天早早起来套上驴推磨,磨豆腐。磨成豆浆以后,在锅沿上支上豆腐撑子,把豆浆舀到豆腐布袋里,攥紧口,在撑子上用力地反复挤压,乳白的豆汁就从布袋细细的缝隙里流进锅里。做一锅豆腐,往往累得大汗淋漓。

      挤完豆汁,剩下的就是豆腐渣了。舍不得扔,葱花爆锅后洒点盐炒一炒,卷煎饼吃是相当的美味;剩下的做成渣酱团子,晒干了,留着日后再吃。那个年代没有吃过渣酱的,算不上是农民子弟。

      锅里的豆汁用火烧开,舀到缸里,点上卤水,不一会儿就有一团团的豆腐脑漂荡起来,这时候把洗净的爬篮里铺上包袱,把豆腐脑舀到爬篮里,水份就顺着包袱淌下去,只留下豆腐脑,然后把包袱包好,上面压上盖顶,搬上块大石头,稍作挤压,鲜嫩的豆腐就做好了。包袱一开,色香味一齐袭来,实在是诱人的佳品。

      豆腐的老和嫩,据说和卤水点的多少、压制的时间有关,这方面我不太了解,梅竹老师应该比较在行。老豆腐比较适合煎、炒、煮着吃,但口感上比嫩豆腐要差一些。

      鲜美的豆腐蘸了蒜泥,那是什么都比不了的美味佳肴。也只有此时,才能放开肚皮,饱饱地吃上一顿,打打馋虫。其他时候,都是煎饼卷咸菜,地瓜干子稀饭伺候。所以至今我不稀罕煎饼,而对豆腐情有独钟。可惜城市里卖的豆腐,要么是石膏点就,要么是做工不好,吃起来总没有自家做的那么正宗。

      现在每次回家,父母都会赶着做一顿豆腐,让我吃个够。村里有了磨豆腐的机器,也不用推磨、挤豆腐汁了,磨出来直接下锅煮开,点上卤水往包袱里一压,立马就可以开吃。想起老家的豆腐,真是垂涎三尺,余味无穷。

      “垂涎三尺,余味无穷”——令人遐想无穷。 有空到中至吃豆腐哈。

      回复

      [b]回复 [url= 网站链接]2#[/url] [i]xmcz[/i] [/b]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lol

      回复

      豆腐还是街头的地道,百吃不厌。

      回复

      [i=s] 本帖最后由 云门南崖 于 2012-10-17 16:55 编辑 [/i] [color=White]aa[/color]已经好多年没有吃上这样的豆腐了! 平日做豆腐是忙中偷闲。过年做豆腐是必须的,是置办年的重要一项,家家都做。做豆腐需要全家协作,烧火的,倒浆的,挤压的,当然还有等着吃的,一家人真是不亦忙乎!在奶奶还能够动的时候,烧火一般是她的活。一边拉着风箱,一边说不能‘依’了,也就是拉拉风扇啦!几年之后的奶奶真的是不能干活了,很少下来活动活动,经常坐在炕上。炕烧得很热了,也能坐得住。 三叔,做豆腐还真是个好把戏。卤水放得恰到好处,豆腐嫩嫩的,真好吃!我喜欢他做的,热气腾腾的一碗,割成长条,蘸上拌好的蒜泥,美不胜收,现在想想馋瘾又上来了。 找个时间,早点回家,再品尝一下三叔做的豆腐,享受一下那其乐融融的温馨!

      回复

      [b]回复 [url= 网站链接]5#[/url] [i]云门南崖[/i] [/b] 别忘了三婶子,我们也叫三娘娘。那才是主角。

      回复

      [b]回复 [url= 网站链接]5#[/url] [i]云门南崖[/i] [/b] 别忘了三婶子,我们也叫三娘娘。那才是主角。

      回复

      [i=s] 本帖最后由 梅竹 于 2012-10-19 08:32 编辑 [/i] [quote]豆腐还是街头的地道,百吃不厌。 [size=2][color=#999999]闪失 发表于 2012-10-17 15:14[/color] [url= 网站链接][img] 网站链接[/img][/url][/size][/quote] 闪失妹妹说的对,中至先生还是到街头来尝尝地道的街头“又一村豆腐”吧。闪失妹妹你也一定要来啊,呵呵!

      回复

      没去过街头,有机会一定去尝尝。又一村这三个字已经深入脑海了。:lol 以前中至这边做的豆腐都刚硬刚硬的,略带点苦味,那时候做的少,做一次要吃好多天,做硬点易于保存。现在都现做现吃,做得比较嫩,口感也和以前不大一样了。等去街头找梅竹老师取取经。

      回复

      六岁进城之前,我家就是卖大豆腐的! 每年上秋,姥爷和舅舅都帮着收好些黄豆套着骡子车送到我家来,不好的黄豆,陈豆子不会要的,那种豆子出不来好豆腐,产量也低! 只记得头天就要泡上豆子,第二天天不亮,母亲就去了南屋里,早几年是小灰驴推磨,后来改成电动机子! 我不懂事,天不亮也凑热闹去,母亲就用背带背着我,刷锅,烧火,温浆,挤渣,点卤,漏汤,压筐,一气呵成。我时常是趴在俺娘的脊梁上睡的呼呼的,全然不知道她的辛劳,一觉醒来就吃上豆腐了!而今又忙着照看孙子的也是两鬓渐霜! 那时候,物质生活相对贫乏,庄户人吃顿豆腐也算是改善生活了,我家的豆腐做的都偏老一点,要切成条子不散!老少爷们攒几个豆也不容易,没人愿意去换一碗豆腐脑来家,汤汤水水的。 爷爷和母亲把整筐的豆腐抬到驴车上,套上小灰母驴拉着在本村,邻村的卖!母亲嗓门高,吆喝着“换豆腐,豆腐...”时不时的从胡同里窜出来更大的声音,“他三婶子,先住下,我挖上豆子啊”妯娌们的叽叽喳喳的。打破了小村庄的宁静。 那几年做豆腐确实改善了我家的生活,豆腐渣喂老母猪,刷锅水饮大牲口,一斤黄豆换两斤豆腐,还能有点赚头! 我家搬进城后,电动机子卖给一个四婶子家,他家烧豆浆不得要领,十回有六七回都能把浆子烧糊了,做出的豆腐有股子燎烟气,没人爱吃!他家没坚持下来!老少爷们,还是念及我娘做的豆腐!

      回复

      [b]回复 [url= 网站链接]10#[/url] [i]云门王家[/i] [/b] 爷们写得好,都钩起俺的谗虫啦。小的时候看见卖大豆腐的,眼睛都直钩钩的。想让大人去换豆腐那基本上是不行的,就等着卖大豆腐的掉个沫什么的。看着卖大豆腐的远远地离去,谗虫仍然未眠,小伙伴们就喊:“大豆腐,辣椒子,谁吃了,王八羔子。”

      回复

      [quote]六岁进城之前,我家就是卖大豆腐的! 每年上秋,姥爷和舅舅都帮着收好些黄豆套着骡子车送到我家来,不好的 ... [size=2][color=#999999]云门王家 发表于 2012-10-19 16:52[/color] [url= 网站链接][img] 网站链接[/img][/url][/size][/quote] 原来爷们还是商人世家,九仙山人赠你之《花落尘香》在我手上,亲自来取吧。

      回复

      [i=s] 本帖最后由 云门王家 于 2012-10-21 19:41 编辑 [/i] [b]回复 [url= 网站链接]12#[/url] [i]闪失[/i] [/b] 你这爷们,你就不会把东西送我家来,或者给你二爷爷也行哈,还叫我跑腿!? 我家哪里是商人世家,祖父以上多少代都是务农种地的,祖父想来看不起小商小贩的营生,只从母亲嫁过来以后,要改变生活现状,才养猪喂驴卖豆腐的,日子有了起色,叫公婆刮目相看! 姥爷家好几代也是种地的,农闲时候贩卖牛驴马骡大牲口聊以度日!姥爷兄弟四人,据说尤其以大姥爷眼力最精,大牲畜从身边过,就能打量大约年纪,如果是屠杀出多少肉,只是这个姥爷命短,不到五十岁就过世了!我姥爷也能看八九不离十!另外两位姥爷,当兵出外,其后代也脱离农业。至舅舅叔伯兄弟十四人,唯有大舅还对大牲畜略懂一二,但是已不以此为业!舅家表兄弟姊妹及侄辈,不再务农。 汇报完毕。

      回复

      [quote]没去过街头,有机会一定去尝尝。又一村这三个字已经深入脑海了。 以前中至这边做的豆腐都刚硬刚硬的, ... [size=2][color=#999999]中至 发表于 2012-10-19 10:20[/color] [url= 网站链接][img] 网站链接[/img][/url][/size][/quote] 好,我等着你们,一定要来啊!呵呵

      回复

      小的时候就疑问可不敢说出来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用“腐”这个字?做豆腐用的基本上是籽粒饱满的好豆子,制造过程中也没看见豆浆变腐 (只是用卤水点过),哪里来的腐呀? 小学生的问题啦,可俺就是不明白。 请教大家了。

      回复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单栏布局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ip.ws.126.net/ipquery?ip=100.28.0.143):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