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五莲文史 关注:1 内容:4929

    丁氏石祠石刻新释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i=s] 本帖最后由 隽桂德 于 2011-10-9 19:11 编辑 [/i]

      丁氏石祠石刻新释
      隽桂德

      随着传世第一奇书《金瓶梅》作者“丁惟宁说”的普遍公认,五莲县丁家楼子的丁氏石祠也越来越受到中外学者、游人的关注,丁氏石祠将不单是琅琊丁氏家族的祖祠,也将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共有的珍贵人文历史遗产。我们坚信,随着五莲县政府对境内旅游开发力度的不断加大,随着九仙山文化的不断深入挖掘,丁氏石祠及其所在的九仙山,在不久的将来,必将跨出国门,声名远播世界各地,九仙山旅游风景区必将迎来新的辉煌。
      怀着对丁公惟宁的敬仰,笔者近日造访了九仙山和丁氏祠堂,处处留心搜集与丁氏有关的文化遗存,为这里深厚的文化底蕴所折服。 在研究中我发现,现有资料中《丁氏石祠石刻》的释文在识记中出现了许多错误。唯鞠明连先生的《五莲名山古文献集》出现错误最少(以下简称 “鞠本”,此本据《咏五莲古诗选》修订增扩而成),但也有一些明显的差错。如:《送丁先生藏主山中》诗第三首把“张廷箴”释为“张献之”;又如把“羊祐碑”释为“羊祜碑”,把“洗耳浮丘酌渑“这里读sheng”水”释为“泓水”,把“窗风逗竹”释为“斗竹”字,把“敢告不腆””释为“敢告不典”,等等。历史资料最首要的应当是具有真实性,必须严谨。为还其本来面目,今以清代早期《丁氏石祠石刻》拓片和丁氏祠堂原石刻照片为实物载体,与“鞠本”、张清吉先生的《金瓶梅奥秘探索》(以下简称 “张本”)、曹淑斌和盛华亭先生主编的《咏日照古诗选编》(以下简称 “曹本”)、徐敏宗主席主编的《话说九仙山》(以下简称 “徐本”)及《五莲文史资料》第九辑(以下简称 “文史”)逐字进行比对,将同一块石刻中的文字内容放在一段中进行校正,同时将尚存疑之处一并列出,欢迎大家都来纠正,使之更加完善,更加准确,以便更深入地研究。
      石碑之一:寄题《丁先生大隐祠》文,“心赏已孤天外()”句“张本”为“事”字,拓片中此字下方是一“口”字,综合观察判断此字应为“侣”字。石刻中损伤最重的是僧谦的《题琅()丁侍御石室》文:题目括号内“张本”为“邪”字,实为“耶”字。“有名宇内传()()”句“张本”为“佳治”字,文史为“()诒”,细观拓片应为“丹诏”二字。“无语林间()锦()”句第一字“鞠本”为“识”字,“张本”为“谈”字,观拓片中此字既不像“谈”字,更不是“识”字,而很像“滨”字的繁体;第二字“鞠本”为“笺”字,观拓片此字极像“筏”字或“钱”字,但“筏”字不押韵[见图一],暂从“钱”字。“()()()()留夜月”句,第一字“张本”为“泠”字,拓片为“冷”字;第二字“鞠本”空着,“张本”为“然”字,从草书笔势看应为“怨”字;第三字“鞠本”为“公”字,“张本”空着,观此字笔势应为“顿”字的省写,古代尺牍中常把落款“顿首”二字简写为“顿”字,并把“顿”字草写为拓片上的形式;第四字“鞠本”为“然”字,据字的走势似为“结”字[见图二]。“幽青毕竟()寒烟”句“鞠本”为“索”字,“张本”空着,观其痕迹似繁体“愿”字的草写。“()()空华问老年”句第一字“鞠本”为“抵”字,“张本”为“换”字,笔者认为似“总”字的繁写“捴”;第二字“文史”为“得”字,拓片为“取”字。《琅琊(应为“玡”)丁侍御石祠诗为其季子赋》的作者钱希(),“鞠本”为“言”字,观拓片和石刻,言字旁的右边有明显的“幺”字旁,应为“峦”字。“摩挲石碣()苔雨”句“鞠本”为“苍”字,观此字间架结构,中间应为“丞”字的省写,当为“蒸”字。“盻蚃风仪白()霜”句“张本”为“简”字,实为“蕑”字。乔师稷《题丁侍御先生石祠》文:“武东空说九仙()”句“文史”为“岩”字,实为“峦”字。
      石碑之二:《送丁先生藏主山中》诗六首,第一首王化贞文“烟横野岫闲清(),花落()庭任晚风”句,第一字“曹本”为“尽”字,观拓片草书笔势应为“昼”字,与后句 “晚”字相照应;第二字“张本”为“幽”字,拓片明显为“空”字草写。“()()杖屦对清风”句,此句首两字都是草书,不易辨认。“鞠本”为“可能”,“文史”为“()就”,存疑,似为“可就”。第二首陈其猷文“()挟阳春度玉关”句,“曹本”为“层”字,拓片上明显是“曾”字[见图三]。第三首张廷箴文,各版本都把“张廷箴”误释为“张献之”,张廷策字献之,跟张廷箴不是同一人,其书法风格也不同。他俩当为伯仲,拓片中明显为“箴”字[见图四]。文中“辟三径,探二()……”句,“曹本”为“酋”字,拓片明显为“酉”字。第四首陈坦文“几恋幽栖构()堂,韶华荏苒变()桑”句,第一字不清晰,“鞠本”做“此”字解有一定道理;第二字“曹本”为“沧”,拓片明显为“苍”字,通“沧”。第五首陈埴文“烟波已()严光钓”句,“文史”为“冽”,观拓片笔法应为“谢”字。“风雨空临羊()碑”句,“鞠本”等皆为“祜”字,但拓片明显为 “祐”字。中国历史上既有“羊祜”又有“羊祐”其人,既有“羊祜碑”,又有“羊祐碑”。他们都是古代名人,由于“鞠本”把他定为“羊祜”,因此后面的解释在这里也就不妥了[见图五]。末句“注()常似在生时”,“鞠本”为“存”字,“张本”为“荐”字。观此字草书笔法应为“孝”字,《草诀歌》中此字也是“孝”字。第六首徐升文“()()雄峙枕大海”句,第一字“鞠本”为“琅”,石刻为“瑯”字,“瑯”是“琅”的繁体;第二字 “张本”为“邪”,石刻为“琊”字,“琊”是“玡”的繁体。中国许多古迹及抄本中常写作“琅耶”“琅邪”“琅玡”“琅琊”“瑯耶”“瑯邪”“瑯玡”“瑯琊”,这里应以石刻原文“瑯琊”为准。“洗耳浮丘酌()水”句,“鞠本”为“泓”字,拓片清晰的是“渑”字,这里应读“sheng”,现代汉语词典解注为“古水名,在今山东。”“丁次君生()绝奇”一句,石刻和拓片皆为“丁次君生绝奇”,按理说若是“生”字重复时右下方应有一重复记号,古代抄本中常用这个办法,但拓片中没有刻痕,可能是疏忽漏掉了。窃以为应是“亦”字,“鞠本”补为“生”字。“与君立谈负()日”句,“鞠本”为“红”字,拓片为“虹”字。后文小字部分“西生兄来密……()以是识西生()尊人柱史公九仙山石祠()乞文古公……”第一字“曹本”为“斗”,实为“升”;第二字“鞠本”为“出”,“曹本”为“北”,观放大的拓片中极像“出”字;第三字“张本”和“曹本”分别为“志、知”,拓片放大后明显是“记”字。
      石碑之三:《山中即事》第一首中 “玄白何须()解嘲”句,“徐本”为“泥”字。此字在碑上很清晰为“拟”字。第二首“朝霞溪()红”句,“溪”字后并非“啖”字,“啖”字的繁体为“啗”,不像此字,应为“口舀”字。第三首“独()千里瞻依在”一句,“鞠本”为“发”字,石刻很明显为“余”字的繁体[见图六]。
      石碑之四:唐文焕《题少滨丁宪副公祖石祠四首》“徐本”将唐文焕误写成“唐明焕”。第一首中“仙()当四顾”句,“文史”为“纵”,观拓片为“踪”字的繁体无疑。第二首“()过尘外都”举,第一字不似“未”字,更像“来”字;“()沾草木濡”句,“张本”为“云”字,细观拓片此字“雨”字头下部分,可以断定是“灵”字繁写。“后昆()玉立”句,“鞠本”为“多”字,观拓片中此字上部并非 “夕”字,倒极像“今”字。第三首“山()()倦游”中第一字,“鞠本”为“公”,“文史”为“上”,从拓片此字草书笔法看应是 “公”字,而不是“上”字;第二字“鞠本”为“结”字,笔者观拓片极像 “语”字。第四首“何知()()尘”中,“徐本”为“世界”,拓片为清晰的“界世”二字。
      石碑之五:王化贞《柱史丁公石祠记》“日与客()咏往来()墅中”句,第一字“文史”为“诵”字,实为“啸”字;第二字“文史”为“村”字,“张文”为“林”字,实为“村”字。“夜宿()()”中“文史”为“学廛”字,实为“草庐”。“是何必()羲皇上人”中“文史”为“喊”字,“鞠文”为“减”字。应为“臧”字,古代“臧”同“藏”。“又岂不()吾所耶”句“张文”为“是”字,应为“足”字。“是我司空()”中“文史”为“座”字,实为“庐”字,与上文中的“庐”同一种写法。“公阴欲()焉”句“张文”为“祧”字,文史为“欢咷”,应为“兆”字,古指“墓地”。 “遂()于()阡而缀重于此”句第一字“文史”为“附”字,实为“祔”字;第二字 “张文”为“香”字,“文史”为“焦”字,“鞠文”为“旧”字,观此字笔法似为“鸾”字。“伯子可谓()承公志矣”句 “文史”为“美”字,应为“善”字。 “负幄张()帟,()然如生”中第一字“张文”为“幕”字,石刻无字;第二字“文史”为“甬”字,应为“肃”字。“凡游者必造()”中“文史”为“耍”字,应为“焉”字。“慨然()见其人”句“鞠文”为“想”字,应为“如”字。“()又为此山增一奇也”句“文史”空格,应为“是”字。“以()观之” “文史”为“上”字,实为“今”字。“()增而高矣”句“张文”为“益”字,“文史”为“并”字,实为“若”字。“抑嵚崎磊落之()”句“文史”为“贸”字,实为“质”字。“山与人有()契在”句“文史”为“尔”字,“鞠文”为“前”字,应为“别”字。“岂若公之不()世而洁”句,“张文”为“逃”字,实为“逊”字。“便足千古,()贤于二子远矣!”句“文史”在“千古”后加一“矣”字,石刻无此字;“文史” “贤”字前一字空着,应为“其”字。“惜也不()于时”中“文史”为“遇”字,实为“偶”字。“()()将在伯子乎?”句,“文史”为“上矣”,实为“今其”二字。“祠()始于戊申二月”句“文史”和“张文”为“辟”字,实为“维”字。“视之无()巧若天成”句,“张文”为“论”字,“文史”为“珍”字,实为“迹”字。“识者谓当为()千年物”句,“文史”为“传”字,“张文”为“信”字,应为“亿”字。“而公之德又()以永之”句,“文史”为“之”字,应为“足”字。“伯子耀斗字()枢”句,“文史”为“苞”字,实为“道”字。
      石碑之六:李不伐《九仙山谒丁宪副先生祠堂歌》文,“九仙山头()五()”句第一字“曹本”为“联”字,石刻明显为“连”字。第二字“曹本”为“朵”字,石刻为“垛”。 “悬()峭壁纷相错”句“鞠本”为“涯”字,石刻原文为“崕”,是崖字的繁写。“崖”和“涯”并非同一字,“崖”有“山边”之意,“涯”有“水边”之意。“泉甘()美集岩窝”句,“文史”为“林”字,石刻为“木”字。“奇峰秀色()中收”句“徐本”为“座”字,石刻为“坐”字。“闲弄潺()踏明月”句“徐本”为“溪”字,石刻为“湲”字,“潺湲”为 “水慢慢流动的样子”意。“景物因人更()奇”句,“鞠本”为“稀”字,“希”通假为“稀”,石刻原文为“希”字。“时来此地挥谈()”句“鞠本”为,石刻为“尘”字的繁体即“塵”,为“拂尘”之意,和“麈”字不是同一字。“()生蝉()已成仙”句第一字《咏五莲古诗选》为“仙”字,石刻为“先”字;第二字“曹本”为“脱”字,石刻为“蜕”字。“嗣君陟()追先耆”句“曹本”为“蛄”字,石刻为“岵”字。“遐想当年()涧宽”句“曹本”为“磐”字,石刻为“槃”字,《说文解字》中“槃”亦作“磐”。“还与此山增()()”句 “曹本”为“瓒屼”,石刻为“巑岏”。王复《谒丁先生祠堂》文:“羹墙此日()”句,“文史”为“清”字,石刻为“情”字。“千载共山()”句“鞠本”为“青”字,石刻为“清”字。
      石碑之七:《游览诸公留题》之一王化贞《夜坐》诗“醉欲抱云()”句,“鞠本”为“贱”字,并解释“当为‘眠’字之误”。观拓片中此字之笔法,很明显就是“眠”字。“贱”的右边部分在草书中不这样写。之二:王华瞻文“白()堂初构”句,“文史”为“玉”字。此字虽已损伤,但仅缺少了“石”字第一笔的横划部分,下面仍很清晰完整。“()辰对众芳”句“曹本”为“己”字,观石刻已不清晰,但拓片却很清晰,是“良”字的草写。之三:丘名西文“飞云卷()自忙闲”句,“鞠本”为“卷”字,“曹本”为“倦”字。拓片中明显为“捲”,是“卷”的繁体写法,但不是“倦”。“窗风()()琅玕碎”句,第一字“鞠本”为“斗”字,拓片明显为“逗”字;第二字“曹本”为“草”字,观此字笔法为“竹”字,“草”字另有写法[见图七]。“()水团花锦绣()”句,首字各版本都未有解注,石刻也已严重损伤,而拓片中此字很明显是“涧”字;末一字“张本”为“般”字,拓片中此字很清晰是个“殷”字。“灵光()自壮尘寰”句,“鞠本”为“咏”字,拓片极清晰为“永”字。之四:张献之文“萧()万木间”句,“鞠本”为“然”字,“曹本”为“熟”字。此字为草书,较难辨认,观其上部左侧为“禾”字的草写,右侧为“火”字的曲笔,所以此字应为“愁”字[见图八]。“堂高()自远,即此庆()斓”句,第一字“曹本”为“阴”字,实为“荫”字;第二字“曹本”为“斑”字,实为“班”字。 “班”通“斑”,在古代抄本中“斑”都写作“班”,要忠于原文,不能直接释为“斑”,可在注释中予以说明。 之六:钱允汜《石屋次丘名西韵》文,“檐()浮云去任闲”句“鞠本”为“蒙”字,实为“朦”字,“蒙”的繁体为“矇”,和“朦”不能通用。“烟笼()色()()()”句第一字“鞠本”为“百”字,应为“月”的草写;后三字“曹本”为“草相悬”,“鞠本”为“竹松殷”,窃以为应为 “竹松敛”。“坐来伏热浑无()”句“曹本”为“异”字,笔者以为应是“暑”字。“相期黄()白云间”句,“曹本”为“山”字,拓片中很明显为“石”字。之七:薛明益《次张献之石屋原韵》文,“绿()敷曲槛”句“曹本”为“荫”字,实为“阴”字。“乾坤任()闲”句“张本”为“尔”字,实为 “等”字。“羡尔舞()斓”句“曹本”为“斑”字,实为“班”字,跟前文的相同。之八:王稚登《赠丁道枢九仙五莲胜概遥寄小诗一首》文,“胜游何日()长风”句“曹本”为“循”字,观此字笔势似为“御”字的草写,也有些像“待”的草写。“云藏()阁古今在”句“鞠本”为“香”字值得商榷,更似“番”字;“地产瑶()原隰重”句“鞠本”为“华”字也值得再议。“春雪()澌()别()”句第一字“张本”为“游”字,应为“流”字;第二字“文史”为“旧”字,拓片明显为“归”字的草写;第三字“曹本”为“涧”字,实为“磵”字。与前字同为“两山之间的水沟”之意,但不是同一字。
      石碑之八:王化贞等《祭柱史丁公文》“吹笙()过”句“文史”为“暂”字,石刻为“蹔”字,“蹔”同“暂”。 “屯者以()”句“文史”为“享”字,实为“亨”字。末句“释()有秩,敢告不()”第一字“文史”为“荣”字,实为“菜”字;第二字“鞠本”为“典”字,实为“腆”字,有“冒昧、羞愧”自谦之意。
      根据以上的考证,将丁氏石祠石刻重释如下:

      石刻之一:
      寄题 柱史丁先生大隐祠
      先生耽隐入深崖,东海风清钓渭台。
      心赏已孤天外侣,文章岂羡洛中才。
      泉鸣涧石遗珂迹,月满松萝得句怀。
      莫讶千秋高士逝,数声白鹤下凡来。
      广陵后学魏天斗
      题琅耶丁侍御石室
      东海迢迢上九仙,先生于此学逃禅。
      有名宇内传丹诏,无语林间滨锦钱。
      冷怨顿结留夜月,幽青毕竟愿寒烟。
      中霄梦境如相得,总取空华问老年。
      僧 谦
      琅玡丁侍御石祠诗为其季子赋
      穿云凿嶂起祠堂,瀑布声中庆泽长。
      攀柏揔看成泪树,望崖都想做羹墙。
      摩挲石碣蒸苔雨,盻蠁风仪白蕑霜。
      分得九仙奇秀色,齐人争说祀庚桑。
      甄胄 钱希峦
      题丁侍御先生石祠
      旧掌乌台绣斧寒,高风今于画图看。
      扶将鸠杖闲骢马,披得羊裘挂豸冠。
      华表不归丁令鹤,武东空说九仙峦。
      已知世德清如水,玉树森森秀可餐。
      海上后学乔师稷拜书

      石刻之二:
      送丁先生藏主山中
      王化贞
      仙人乘鹤五云中,华表归来憩此宫。
      烟横野岫闲清昼,花落空庭任晚风。
      犹有姓名传太史,可就杖屦对青峰。
      千秋俎豆人如在,不与平泉金品同。
      陈其猷
      解绣归来发未斑,林皋独见一人闲。
      已留阴德培燕桂,曾挟阳春度玉关。
      涉世共称完白璧,藏神犹欲买青山。
      应知不厌松楸远,日逐飞云自往还。
      张廷箴
      噫嘻!世岂无金谷园、武陵薮?辟三径,探二酉,一时佳丽擅名区。于今寂寞曾何久,终不如此堂独傍名山开,白玉摩空世稀有。
      环峰带壑拖烟霞,密竹繁花绕前后。
      面面青山滴翠岚,晓莺啭彻溪边柳。
      台榭参差云自来,泉石迤逦风为帚。
      清风白云不染尘,先生高节堪能偶。
      只今秀色娱游人,山鸟山花来供酒。
      就中神气何氤氲,飒飒凉风生户牖。
      来时如月去如烟,白鹤玄芝常作友。
      东望五莲西九仙,鼎峙并成三不朽。
      陈 坦
      几恋幽栖构此堂,韶华荏苒变苍桑。
      十年杖屦音容杳,千载几筵孝思长。
      独结烟霞为伴侣,共瞻山斗仰行藏。
      涓涘莫效增多感,泪洒西州空断肠。
      陈 埴
      高山流水望依依,好向天台问息机。
      故里枌榆千亩荫,新祠松柏万年枝。
      烟波已谢严光钓,风雨空临羊祐碑。
      独许石堂堪不朽,注孝常似在生时。
      徐 升
      瑯琊雄峙枕大海,九仙群飞跃灵彩。
      峰峰奇秀结云门,东来紫气真人在。
      令威翩翩一柱史,早薄荣名谢天子。
      自是君身有仙骨,洗耳浮丘酌渑水。
      璇宫窈窕佀天开,丹楹不琢石无灾。
      缥缈方壶出神手,莲华为洞云为台。
      柱史婆娑一片石,芙蓉高搴布瑶席。
      碧山一笑别有天,阆风飘此御巾舄。
      侠君家世籍金紫,使君高风揖园绮。
      芝田瑶草春斑斑,石祠千载争仰止。
      丁次君生亦绝奇,烟标月格青云姿。
      一鞭万里自江北,踏遍江南问所知。
      看君意气罕其匹,与君立谈负虹日。
      公子天涯本绝伦,高士山中推第一。
      去年君行雪作花,今年君归雨打茶。
      袖中一匹九仙绢,到处乘风弄紫霞。
      西生兄来自密,问奇虎丘,首谒陈古白兄,升以是识西生,出尊人柱史公九仙山石祠记,乞文古公,谬及不肖,不能辞,勉就一章以报,不足存之。

      石刻之三:
      山中即事
      少滨主人著
      四围翠巘环茅宇,一派清漻下远郊。
      晓雾深深应变豹,澄潭隐隐欲腾蛟。
      儿童啻可绍先业,玄白何须拟解嘲。
      信步闲吟聊寄兴,拙夫翻笑苦推敲。
      茂苑沙舜凤书
      荒村当何地,五垛九仙中。
      夏木山衣绿,朝霞溪口舀红。
      烟光笼僻坞,剑戟列晴空。
      揽结恣幽讨,深归造物功。
      东武陆士仁书
      凤翮高骞侍从班,羽仪方仰忽投闲。
      削成丘壑疑天外,领就烟霞出世间。
      永誉自了高月旦,神游从此托仙山。
      独余千里瞻依在,遥见云头鹤往还。
      云间乔拱宿

      石刻之四:
      题少滨丁宪副公祖石祠四首
      其 一
      出处高风远,修藏白玉堂。
      仙踪当四顾,节概阐无疆。
      仰止峰峦表,昌期俎豆长。
      海山来会秀,举目尽文章。
      其 二
      愧我浮名客,未过尘外都。
      九仙成十友,千载颂鸿儒。
      魂共云霞乐,灵沾草木濡。
      后昆今玉立,次第显丕谟。
      其 三
      瞻依容与在,石室自千秋。
      风雨松楸夜,岩泉花鸟幽。
      鲜云时入座,片月每当楼。
      离却红尘境,山公语倦游。
      其 四
      不揽奇踪大,何知界世尘。
      自怜仙骨具,早谢帝书频。
      白鹤归华表,青山作主人。
      君家不朽业,今古复谁论!
      关中唐文焕谨题
      姑苏吴尚端刻

      石刻之五:
      柱史丁公石祠记
      九仙山之阳,望之皑然如银阙,隐映万树中者,丁公祠也。
      丁公起家进士,为邑令,为柱下史,为藩臬大夫,皆有声。所至,民歌咏之。性肮脏,不能与世俯仰。年四十,以事免居家,遂不复起;又二十余年卒。卒之明年,伯子乃迎主于此。宾从如云拜祠下,低回不能去,田父村妪,时时过而膜拜焉。呜呼!此亦足以概公之为人矣!
      公之殁也,舆人慕焉、颂焉,为之纪德,勒之贞珉。公之不朽,不在高山,丹楹刻桷,实藏衣冠。祠何为者于斯?嘻!公志也。公亭亭有物外之致,平居课儿孙,无所事事,日与客啸咏往来村墅中。及得此山,大乐之,凡旬日一至,至辄留。昼憩树下,夜宿草庐,扶杖逍遥于烟水之间,曰:“是何必臧(古同“藏”)羲皇上人!歌于斯,哭于斯,又岂不足吾所耶?”伯子逆探公意,因伐石作室。既成,公来觞客于此,笑曰:“是我司空庐!”是时,公阴欲兆(古指墓地)焉。后以法不得葬,遂祔于鸾阡而缀重于此,遂为祠。呜呼!伯子可谓善承公志矣!室三楹,祏中室,负幄张帟,肃然如生,凡游者必造焉。稽首凭吊,慨然想见其人,顶礼之众,几与山上大士等,是又为此山增一奇也。苏子尝称“九仙奇秀不减雁荡”,以今观之,不虚也。子瞻之后,何寂寥无赏耶?至丁公,若增而高矣。情之所钟,想魂魄亦复乐游此,抑嵚崎磊落之质,山与人有别契在乎?昔尚子访胜于五岳,幽赏无闻;仲生乐志于闲居,曾资田宅,岂若公之不逊世而洁,不待物而适。一壑一丘一时之乐,便足千古,其贤于二子远矣!惜也不偶于时,未竟其用,孤踪逸韵,徒付之于山高而水清。臧孙有言:“有明德者,若不当世,其后必有达人。”今其将在伯子乎?
      祠维始于戊申二月,阅九月而竣。凡覆者、立者、承者,皆石也。视之无迹,巧若天成,识者谓当为亿千年物,而公之德又足以永之,虽与此山并存可也。公讳惟宁,字养静,世称为少滨先生。伯子耀斗,字道枢,时为邑诸生。
      万历四十年壬子春三月
      邑后学王化贞顿首拜撰并书
      吴郡吴尚端摩上并镌

      石碑之六:
      九仙山谒丁宪副先生祠堂歌
      九仙山头连五垛,悬崖峭壁纷相错。
      石窦飞流涌大川,泉甘木美集岩窝。
      岩窝石室清更幽,奇峰秀色坐中收。
      闲弄潺湲踏明月,分明人在冰壶游。
      门壁楚楚栋宇清,疑有鬼斧与神工。
      景物因人更希奇,问谁为主丁先生。
      先生风雅足千古,早遂初衣厌俗伍。
      执经问字客如云,时来此地挥谈尘。
      胜概依然无变迁,先生蝉蜕已成仙。
      嗣君陟岵追先耆,仍于石室开几筵。
      几筵穆肃形如睹,堂构辉煌情独苦。
      水长山高永孝思,岂问霜零与露濡。
      九仙此日与阿谁?应与先生相追随。
      精灵不灭尚依依,啸傲山巅与水湄。
      我今瞻仰祠堂里,爽然自矢遗尘累。
      把笔低回怀哲人,媿无佳句惊山鬼。
      遐想当年槃涧宽,何事东山老谢安。
      凤毛賸有图南翼,还与此山增巑岏。
      寿光 李不伐
      谒丁先生祠堂
      结屋仙岩下,为祠志所萦。
      危峰挂户牖,飞瀑落檐楹。
      枕漱当年事,羹墙此日情。
      高风与孝思,千载共山清。
      临淄 王 复

      石刻之七:
      游览诸公留题
      万历己酉春莫同王华瞻、丘名西、张献之、孙信甫游九仙山过丁公石室小憩。
      三山漫说黄金阙,此地惊看白玉堂。
      奕世云仍知肯构,岿然千载鲁灵光。
      夜 坐
      春山怜晚翠,醉欲抱云眠。
      海色销残日,钟声淡暮烟。
      灯前看石动,树里见星悬。
      一榻闲相对,无人识谪仙。
      元起王化贞
      白石堂初构,恍疑是玉堂。
      层峦舒望眼,曲涧引流觞。
      胜地来诸彦,良辰对众芳。
      兰亭称具美,还逊此风光。
      华瞻 王东渤
      石屋嵯峨敞不关,飞云捲雨自忙闲。
      窗风逗竹琅玕碎,涧水团花锦绣殷。
      元凯何须留碣石,灵光永自壮尘寰。
      天开胜地非无意,佳气都来钟此间。
      名西 丘云嵻
      作室疑白玉,萧愁万木间。
      平台留夕照,曲涧绕前山。
      风定阶庭静,云幽洞宇闲。
      堂高荫自远,即此庆班斓。
      献之 张廷策
      玄栖见说穴云根,入室今来幸得门。
      炼石何人疑鬼斧,镂冰谁氏夺天孙。
      嵩阳二室应难朽,金阙三山此并存。
      奕世宫墙瞻仰在,须知吾道自常尊。
      门人 信甫孙有託
      石屋次丘名西韵
      长洲钱允汜
      天成石室类禅关,檐朦浮云去住闲。
      风送涛声山如应,烟笼月色竹松敛。
      坐来伏热浑无暑,笑指仙山别有寰。
      我欲吹箫乘鹤去,相期黄石白云间。
      次张献之题石屋原韵
      吴门薛明益
      片石覆成屋,悬瓠挂此间。
      绿阴敷曲槛,红叶满空山。
      日月递催速,乾坤仁等闲。
      神游东海畔,羡尔舞班斓。
      赠丁道枢九仙五莲胜概遥寄小诗一首
      太原 王稚登
      万叠层峦瑞气浓,胜游何日御长风。
      云藏香阁古今在,地产瑶华原隰重。
      春雪流澌归别磵,晓岚横翠接群峰。
      昼眠梦晤安期语,翘首澹洲鹤使逢。
      花间鸟语连云落,天外鹤鸣带月还。
      百世风流如觌面,但看长水与高山。
      鸣韶 吕一奏

      石刻之八:

      万历四十年壬子三月乙未朔,后学王化贞、王坦、孙振基、吕一奏、王来安、王台、王塽,同以清酌庶羞之仪,释典于故中宪大夫、湖广按察司副使少滨丁先生之灵。气分光岳,品丽璠玙。蚤年叱驭,强仕悬车。盟坚泉石,性癖图书。尘外之契,托诸名山。思萦魂魄,月游衣冠。吹笙蹔过,骑鹤来还。贞等情倾山斗,神注羹墙。交驩伯氏,负笈相将。岂曰选胜,实维怀芳。灵其相之,玉我于成。惰者以奋,屯者以亨。春雷龙起,秋汉鹗横。箕裘永续,典刑益衍。匪我之荣,亦公之戬。释菜有秩,敢告不腆。尚飨!
      集唐褚遂良书

      丁氏石祠门楣上张凤翼书 “柱史丁公祠”石刻

      丁氏石祠内后窗楣太原王穉登书“羲黄上人”石刻
      后记:2006年2月25日,我在内侄王润玉陪同下,慕名专程到丁公石祠考察,为仰止坊和丁公石祠所震撼,遂细心浏览拍照,并同时游览了与之相关的白鹤楼遗址、孙膑书院等名胜,直觉告诉我,丁公石祠非同寻常,其中定然隐藏着很大的秘密,于是决定先行解读丁氏石祠石刻。我把记载和识记丁氏石祠石刻的专著或文章找齐,逐字阅读,逐篇对照,发现各种版本说法不一,很多错误,愈觉问题严重,必须尽快纠正,否则贻误后世,害人不浅。于是打开所拍丁公石祠石刻照片,找出收藏多年的清代《丁氏石祠石刻拓本》,三者相互参照对比,并结合自己的研究所得,将丁氏石祠石刻重新识记整理,经过两个月的忙碌,终于校对完毕,并撰文《丁氏石祠石刻勘误》,后改为《丁氏石祠石刻新释》。2011年8月,时逢我市历史促进会成立之契机,欣将此文献出,以抛砖引玉,吸引更多的专家学者展开对丁公石祠的全面深入地研究和考证。

      [b][align=center]与早期拓片的对照[/align][/b]

      回复

      祝隽兄硕果累累!

      回复

      谢谢福堂弟评价,多提意见,继续修订!

      回复

      真是洋洋大作!首先是慢慢拜读,慢慢消化。隽兄亲自实地考察,这种科学严谨的治学态度就值得学习和敬佩。对这样一个五莲文史方面的重要学术问题,进行细致的考察分析,意义十分重大。期待隽兄能有更大的成果。五莲的发展,不能光是经济上的,文化的发展一并重要。

      回复

      没有仔细看完,瞅到一句“烟波已谢严光钓,风雨空临羊祐碑。” “羊祐”似应为“羊祜”,羊祜是个人名,三国末魏晋时人,“羊祐碑”是个典故。古诗有“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的句子。

      回复

      谢谢贤弟褒奖。羊祜、羊祐史皆有之,[attach]20441[/attach]这里以石刻原文“羊祐”为准。[attach]20441[/attach]

      回复

      感觉羊祜名头大,似应为羊祜。

      回复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单栏布局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ip.ws.126.net/ipquery?ip=100.28.0.143):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