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五莲文史 关注:1 内容:4929

    山东民族工业的创始人刘恩驻家世考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i=s] 本帖最后由 隽桂德 于 2011-10-9 18:33 编辑 [/i]

      山东民族工业的创始人刘恩驻家世考
      隽桂德
      约在1998年左右,我在五莲于里镇管家窑村见到一方较大的白铜墨盒,直径足有20厘米,盒盖内有一方圆形端砚,这么大的墨盒究竟是谁用的呢?更令人惊奇的是,盒盖上书、画、落款皆备,整个墨盒的顶盖上,雕刻着一幅极其精美的山水画,画面上山水、人物、小桥、凉亭、树木、花草栩栩如生,刀法非常流利,不留一丝刀痕,非著名刻铜专家,是绝对做不到的,墨盒的上方是两句赠言,因年久已经忘记,只记得赠言的左边刻有楷书落款“晋臣曾姐夫筱航留念”,书法水平相当高,想必这方墨盒背后肯定有一段离奇的故事。
      晋臣是谁呢?筱航又是谁呢?为什么他们要相赠墨盒呢?据该村持有此墨盒的管姓老先生讲:“晋臣原名管象文,晋臣是他的字,管象文是九大人管廷献的管家,民国时任国民党高密汽车公司总经理,他的孙子管恩民现在仍健在。筱航姓刘,是沂水刘家店子人,管廷献的大女婿,济南电气公司创始人。”如果此说成立的话,从辈份来讲,管象文称刘筱航为姐夫是正确的,管象文送给刘筱航铜墨盒,一定有其原因,是离别留念,是友情相赠,还是巴结讨好?他们二人都从事相似的事业,似乎有巴结的意味。从墨盒推断当时的情况,这方墨盒应为管象文当管家时所赠,因为它的发现是在管家,不是在刘家,这好像存在某种原因,从这一点看又好像是离别留念。难道老先生的话都合乎事实吗?管廷献的大女儿是否真的嫁给刘筱航呢?毕竟百年过去了,老人也许是听上辈们说的吧!那他的话还值得推敲。
      对于刘筱航的认识,好长一段时间停留在了这极简单的几句话上。后来,我收藏到了《刘象久年谱》,及其所著的《诒谷堂制艺文集》,我发现了沂水鲜为人知的名人刘象久和刘策先父子,并深深为刘象久悉心培育后代的精神所感动,为他勤于职守、励精图治的行为所感动。同时又发现了在他辛勤培育下,刘策先兄弟不负父望,个个成才,特别是刘策先竟达到按察使和巡抚的显要职位,相当于省委书记一级。后来,应沂水县政协之邀,我撰文《刘象久考》,载于沂水政协出版的《商略黄昏雨—刘纶襄传》一书,本文介绍了刘象久一生的主要功绩,但对其世代没有详述,为便于考证,现理顺如下:刘象久的四个儿子为策先、策勋、策庸、策濂,刘策先的儿子恩驻、恩彤、恩诜,策勋的儿子恩田,策庸的四个儿子恩陶、恩陛、恩佑、恩膏,策濂当时尚年幼。策先生于道光四年四月,道光二十四年娶庄氏。策先长子恩驻生于咸丰四年正月,娶张氏。策先次子恩彤同治七年三月生于直隶省垣。策先三子恩诜同治九年二月生于湖北臬署,娶黄氏。
      后来,沂水政协的庞守民主任邀我写一点刘佛缘的文章,通过考证,我才知道刘佛缘为刘策先侧室所生子,原名刘恩眷,入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法律学,最早在日本加入了同盟会,历任山东省议会议员,山东法政专科学堂教师。解放后任山东省政协委员、省文史馆馆员、沂南县人民代表,对省政府政协工作及沂南县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当时由于繁忙,未能及时供稿。但我对刘策先的认识前进了一大步。
      2007年秋季,临沂日报社的韩忠勤同志,带着泰安五老之一的刘晓刚先生的委托,到日照找到了我,他知道我有刘象久的最完整的原始资料,希望我能为临沂文史做些贡献。我知道刘晓刚先生是老八路,为大众日报社高级编辑、山东省新闻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其著作及书画作品极多。同时我也知道他是刘佛缘(原名恩眷,刘策先四子)的孙子,刘象久的资料对他非常有用。于是欣然把刘象久的所有资料制成光盘,赠给了韩老师,韩老师也以自己的力作《沂蒙大观》相赠。
      后来发现的资料,使“刘恩驻”和“刘筱航”这两个名字逐渐清晰起来。原来,刘筱航竟是刘恩驻之子,刘策先之孙。他的父亲刘恩驻是济南近代史上第一个民族资本主义电力工业——济南电灯公司的创立者,也是济南电气股份公司的第一任董事长,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实业家。关于刘恩柱,作如下综合考证:刘恩驻咸丰四年正月生,刘航荪称“刘恩驻字福航”。同治9年,刘恩驻师从莒北仁旺村进士咸宁知县崔培元。同治末年,由军功加同知衔,赏戴花翎,保举知县,光绪元年乙亥科举孝廉方正,光绪2年考取丙子科举人,官至知府、后补道台衔。光绪25年任山东机器局总办,任职达九年之久,精通化学与机械制造,光绪30年,经山东巡抚周馥奏请清廷,从德国购进新式机器,并开始制造子弹,受到山东巡抚吴廷斌的上书褒奖。光绪31年,自筹资金28万元,在济南曲水亭街创立“济南电灯房”,成为山东第一个民族资本电力企业。从此济南巡府衙门内、达官巨商宅邸有了电灯,院前、院后、西门一带商户也有了照明用电。光绪34年,省抚谕令扩充电灯公司,附入官股加以支持。 宣统元年,迁至顺河街65号,并改名“济南电灯公司”,刘恩驻任总董事长。该公司占地4000平米,添置德国西门子产210千瓦蒸气发电机2台,电灯照明区逐步扩展到商埠及全城,济南城市的供电网络初步形成。济南电灯公司是山东省的第一家华资电灯公司,它的建立及逐步发展,促进了省城近代经济的发展。民国改元,刘恩驻闲居。1914年,山东举办第一届物品展览会,他被聘为机器制作部评议员,因热心提倡实业,以500大洋最高额购得第1号入场券,名噪一时。1919年,原任机器局总办、精通机械制造的刘恩柱,年事已高,就开始处分自己的产业,将电灯公司作价60万元,均分给儿子刘筱航和二女儿菊荫,由刘筱航和二女婿庄式如为主要股东,并招新股40万元,将公司改称“济南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刘恩驻任董事长,他的二闺女婿莒南大店人庄式如任经理,他就是国会议员庄钰,庄式如善收藏,藏有汉漉孝禹刻石、熹平残石、赏明残石、朱双画像刻石、富乐八字砖、千秋瓦当、马字瓦当、宋代重修佛塔之记新寺碑等,为莒州著名金石收藏家。其长子庄维屏、次子庄次封也在公司任职,但后来庄家和刘家闹了矛盾,刘筱航和庄式如对簿公堂。1923年2月,刘恩柱病故,由其子刘筱航继任董事长。
      刘恩驻非常精明,业绩显赫,社会地位很高,是一位在当时颇有影响的著名民族企业家。他与当时的湖北督军王占元,山东督军张怀芝等都是很密切的朋友。刘筱航打官司时就是他二位帮忙才胜诉的。刘恩驻在济南铜圆局后街有很大的一片房产,由南至北,有七进院,有前、后两个花园。宅前有四十亩正方形的荷塘,正中铺有自南向北宽广平整的一条砂面通道,尽头是一座太湖石假山,绕山石东西两侧而过始进庭院,荷塘北岸分列两道砖砌花墙。仆人崔长明(崔三)是刘恩驻家的忠实的仆人,他没有儿子,刘恩驻安排他侄子为刘筱航开车。1923年刘筱航继任董事长后,电气公司生产规模逐渐扩大。至1936年,发电设备容量达8120千瓦。但韩复榘为了控制电气公司,不看朋友之情,以种种理由派人接管了该公司。1936年3月刘筱航在气愤和羞愧中去世,年仅49岁,济南各界为他举行了盛大的葬礼。他一生交友相当多,最为密切的有同乡人国民党次长秦德纯,韩复榘、宋哲元、杜月笙、何思远、沈鸿烈、陈珂、张竹溪、胡绩、秦启荣、谷良民、闻承烈等。
      100多年过去了,如今,济南的电力的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在商埠区转转,仍能看到当年的一些遗迹,济南的电子楼分散于省城各地,造型基本一致,为方形直立式的小高楼。有些电子楼和木制电杆还在使用。可见刘恩驻、刘筱航父子对于济南电灯的贡献是无法估量的,其影响是相当深远的。
      这里还须交代一下刘恩驻两个女儿的后代情况,才能对刘氏家族有更全面地认识。刘恩驻的长女嫁清朝候补道台旗人闻建臣为妻,生有二女一子,长女叫曹轶欧,嫁诸城人康生,1903年1月生,北京市大兴区人。原名曹蕙芬、曹淑英,曾用名林康、林娜,大学文化,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 1927年在上海泸西区委工作,1927年在江苏省委做文书兼内部交通工作,1928年在中央特科做警报工作,1933年在苏联莫斯科学习,1937年任中央党校干部科长兼总支书记,1940年任中央干部教育部、中央宣传部干部教育科科长,1943年任延安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地委宣传部部长,1946年任中央组织部干部材料研究室主任,1947年任晋察冀中央局党校干部处处长兼教务处副主任,1948年任鲁中南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兼鲁中南区委党校副校长。1949年任山东分局组织部副部长,1950年9月任山东省府委员,后任中央高级党校语文教研室主任,短期训练班主任,1961年5月任中央理论小组办公室主任、康生办公室主任。第4、5届全国人大常委委员。中共第9-11届中央委员。1981年3月因政治错误撤职,1989年在北京逝世。其子张子石,原杭州市委书记。1949年曹轶欧任中共山东分局组织部副部长时,对弟弟刘航荪及其全家帮助照顾很大,对刘氏家族贡献最大。次女叫苏梅,小儿子外号“小秃”不务正业。令我不解的是闻建臣的女儿为何各有其姓,莫非是父亲为旗人的缘故?还有疑问就是,刘恩驻为什么将电气公司资产平分给儿子和二女儿,没有分给大女儿?莫非她没参与经营?但也应当有一定的份额?这是一个谜。
      刘恩驻的二女儿生的两个儿子庄维屏和庄次封,最初都在刘恩驻的电灯公司担任领导职务,1937年日寇进入济南后,庄维屏被迫担任了伪山东省建设厅厅长,日军投降后被收监,建设厅长由日照丁基实接任。日军强迫庄次封担任伪山东省财政厅长,力辞不就,后任中日合作组建的济南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中方经理,日本投降后被免职。庄维屏的儿子庄文华,1943年左右在日本宪兵队的“泺源公馆”担任顾问。日寇投降后也被收监。
      文中还提到了一位对刘航荪有所帮助的五姐刘惠蓉,她的丈夫谷自成,是韩复榘手下的师长谷良民的儿子,谷自成任冯玉祥将军的副官,后经冯玉祥介绍任国民党兵役部部长鹿仲麟当随从。谷自成的妹夫韩子华是一位共产党人,他就是韩复榘的儿子,他与刘航荪为莫逆之交。这位刘航荪叫五姐的刘惠蓉,我推测很可能是刘策先次子恩彤或者三子恩诜的孙女,具体待考。
      关于刘筱航的其他有关经历,在刘筱航的儿子刘航荪的《家世》一文中,做了非常详尽的叙述。这里仅将刘筱航及与其有关的主要人物总结如下:刘筱航先后娶了四房太太,第一房嫡管氏,五莲于里镇小窑村人,她为刘筱航生有三个女儿,长女刘孟蓉嫁甘肃督军之子,家住天津英租界。次女不晓。三女叫刘佩蓉,嫁莒县人佟锦标为妻,佟锦标时任济南进德会主任,后任王耀武办公室主任,并任山东驻南京政府办事处主任,秘密为中共做事,后经组织派驻香港,继续为我党做事,后组织安排到天津大沽路中学教地理,刘佩蓉也在一所学校做行政工作。管氏的亲三哥管建侯,当时为淄博旭华煤矿公司经理,助理叫陈仲范,管建侯生有一子管少侯,曾去日本留学,后在济南日伪机构当科长,并在济南正觉寺街开有酱菜店。从这里看,上文中管恩龙老先生讲的有一定道理,这就是刘筱航是小窑管家的闺女婿这一点是确定无疑了,但是这里又提到管氏的三哥管建侯和他的儿子管少侯,与管廷献对不上号,查阅《管象颐乡试履历》知:管廷献只有一个女儿,嫁莒县中书科中书杨大业为妻,比儿子管象颐大。管象颐是管廷献之子,字养山,号梅痴,是清代末年的二品大臣,民国时也没有开过煤矿,他的字号也不叫“建侯”。可见,要么管建侯不是管氏的亲三哥,要么管氏不是管廷献的女儿,可能是管廷俊、管廷鹗或管廷纲的女儿。时光蹉跎,2009年1月14日,我与凤山居士管兄再次探讨起刘筱航等人的事,终于有了进展。原来,上文提到的晋臣管象文是管廷鹗家的掌柜的,刘筱航之妻管氏是都察院副都御史管廷鹗之女,探花管廷献的亲侄女,这就是说刘筱航是管廷鹗的闺女婿。管氏的哥哥管建侯原名管象坤,有人也称为“剑候”,为管廷鹗之子,1921年3月2日,经北京政府农商部批准,与日商冈崎忠雄合办旭华矿业公司,开采章丘普集天尊院和王官庄一带煤矿。他经常参加一些重要的社会活动,经过多方活动,于民国12年6月12日,管象坤促成并作为安德生的证人,招抚孙桂枝为首的3000土匪编入国军。他还曾任旅京山东同乡临案救济会代表,后去世,享年53岁。值得注意的是,笔者收藏有一幅管象颐的对联,上款是“福航二侄补壁”,如果这里的“福航”就是刘恩驻,也就是说管象颐称刘恩驻为二侄,这与上面的管象文称刘筱航为姐夫在辈分上相矛盾。要么晋臣不是管象文,要么福航另有其人,待考。
      刘筱航的第二房李氏、三房谢氏都没生育。第四房妻李氏,是刘筱航的二姨太,河北人,出身贫寒,俊秀和善,1924年冬在济南为刘筱航生子刘航荪,所以备受刘筱航宠爱。
      刘航荪,生于达官巨商之家,为济南城首屈一指的阔少爷。但因受到长辈们的宠爱,只顾贪玩,虽天资聪明,却学业平平,初入济南二小学习。他玩的范围很广,进德会、大明湖、趵突泉、大观园、千佛山、小广寒电影院等常去。又好滑冰,打乒乓球,还会用气枪打鸟等,家人拿他没办法。日本鬼子来济南后,知道他家有钱,多次绑他去日本公馆,或由母亲赎出,或托人才出来。1940年到他大姐刘孟蓉所在的天津,进入天津大文中学读书,仍以玩为主,劝也没多大作用。1942年由厨师刘庆东做媒,娶了清山东巡抚丁宝桢的重孙女丁泽琛,刘航荪比她小两岁。由于家庭败落,居无定所,通过父亲的老朋友等托关系,经丁基实安排到济南社会救济处工作,1949年又考入北京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汤阴教小学,后通过任中共山东分局组织部副部长的大姐曹淑英,调到济南卫生局工作,再调市中区卫生科。1956年获得济南市乒乓球比赛冠军,后开起了4路公交车,并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先进标兵。文革、四清运动开始后受到了许多不公正的待遇,被扣上了“地主兼资本家”的帽子,作为“黑五类”处理,经过不懈的上访努力,1978年组织终于为他平反,摘除了“地主兼资本家”的大帽子,补发了八年的工资,与夫人提前退休。韩复榘之子共产党人韩子华是刘航荪的莫逆之交,1980年二人在济南大明湖故地重游。1993年,刘航荪77岁时还健在。
      刘氏家族由刘象久建立家业,刘策先提升了家庭的政治地位,刘恩驻把家业发展到了鼎盛,到刘筱航开始走向衰败,到了刘航荪这一代彻底败落,并重新走向新生活。特别是刘航荪见证了民国前后的那段不平凡的家史,虽然他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但刘氏家族对山东电器工业的巨大贡献,却是任何人也无法抹灭的,省城济南那遍布全城的古老的电楼就是一个个铁证。(此文发表于省政协2011年第七期《春秋》杂志时有改动,请参考)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单栏布局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ip.ws.126.net/ipquery?ip=100.28.0.143):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