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莲山五味 关注:0 内容:0

    九仙论坛2007国庆聚会咏诗咏文荟萃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1、一次非比寻常的聚会,引出数篇佳文,几首美诗。读完之后,恍若在几百年前,几个儒生在做文会。尽管用笛子家兄的话就是:有些酸,但在这喧嚣的尘世间,竟有这么几个对文学如此爱好和追求的人,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县城相聚,不能不感叹缘分是多么的神奇!
      ——方外之人

      2、五莲的乡路
      ——九仙山人

      在故乡从来没有跑过这么远的乡路
      安静的路上没有城市车满成患的嘈杂
      农民正用五征运送着粮食和水果
      一群鸭子安闲地穿过公路
      露珠在和路边的野花紧密接触
      杨树是路的伞

      识字班的电动自行车沿山势划出优美的弧线
      她们在县城和乡村之间艰难选择
      她们的户口在村里
      梦在城里

      一排排平房占据路边最好的位置
      它们往往是羊肉馆的平台
      昏暗的灯下老板娘正将大块羊肉放进锅内
      很快一群壮汉打着饱嗝踱了出来
      他们嘻嘻地笑着互敬支劣质的青州

      大娘正赶一头不太听话的黑猪
      拉瓦的拖拉机让路边的孩子雀跃
      胶新线斜穿过马路上边
      山石在火车的轰鸣中默默无语

      下雨了
      村子掩映在雾霭中
      沉静的睡去
      只有公路
      因为车的流动
      仍然在雨声中忙忙地蜿蜒

      3、家乡的秋天很美
      ——九仙山人

      家乡的秋天很美
      水清山黛
      人民在他们的村子
      面对成堆的粮食 开始欢欣鼓舞
      我是在细雨霏霏的日子回到故乡的
      为的是参加论坛朋友们的一场聚会

      人生就是聚散
      在聚和散的交接中 痛苦或者快乐
      人与人需要交流 他们的精神世界都有许多的缺口
      需要彼此来做最深入的相互弥补

      论坛存在时间很长
      来的人很多
      大家也在深深浅浅地交流着
      但身隔千山 人在万里
      彼此的体温 很难探握
      并最大限度地感动

      于是在这个国庆日
      几个模糊了年龄与性别的人
      在家乡一个美丽的湖边的山庄里
      一杯清酒 几盘野菜
      大家的思想在激烈的碰撞中相互欣赏
      与窗外静静摇曳的淡淡山菊
      形成强烈的反差

      其实
      就是一群人
      在一个共同的日子里
      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说了一些大家都愿意说的话
      并拍了许多的照片
      很美

      4、归五莲赋
      ——九仙山人

      归去来兮,故园久违胡不归!意迟迟而胆怯,情眷眷而步急。令值三秋,山菊笑而暮云歇,思牵十月,苍颜焕而庸体轻。弃市肆之喧嚣,寻仙莲之幽芳。柳依依而爽风生,水潺潺而清波起。地处莒左,江山宛若锦绮卷;邑居昆阳,风物犹如水墨屏。望层峦兮而青峰抱,瞰秀水兮而白练横。禾满东野,稼盈南郊。花开花落,漫山尽挂黄金果;人去人回,一川陡起翡翠墙。水声山月,含碧垂虹。延绿来青兮,凝云而积翠;野鸟山花兮,栖树而偎丛。过彼分流,瞻黛山之雄壮;涉其泽洪,讶僻隅之迅崛。重返山城,物我两恍。店企鳞次,比比韩商日旅;通衢四达,处处铺锦错绣。崇楼连汉,出灵气而凌风雨;飞阁架烟,挟光景而薄星辰。豪商纷至沓来,出入于危栏杰栋之户,环廊而回庑;巨贾前簇后拥,徘徊于错峙叠层之门,充阁而盈庭。企业之振兴,如龙腾虎跃;城乡之繁荣,似舜日尧天。
      归去来兮,故人久违胡不归!昔我往矣,留期语以赠君,今我归欤,寻旧诗于峰前。山川颠沛,意气衰而步履缓,南北漂泊,业未达而人寂寥。人近中岁,所求无多,唯情与酒,不有如何?故于秋日,呼朋相聚,千里来会,舟车共济。来之人,无贫达,似兰亭之笔会;无高下,如竹林之七贤。相聚之所,在水之滨,春则风娇日嫩,夏则荷净凉生,秋则篁修暑退,冬则冰冻寒凝。枕流漱石,卧石室兮而优游,啸竹眠花,醉云溪兮而落拓。杯盏移换,人生风雨同感悟;觥筹交错,世事风雷共吐吞。处瓦墉者而甘藜藿,居庙堂者而听民声;跋泥途者而志青云,佩冠冕者而怀四海。曲水流觞,咏吟雄词丽句,登高放歌,指点江山形胜。呜呼,人生快意,夫复何如!
      余,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一事无成。腹中空空,岂敢有不遇之叹,脚下碌碌,最终为庸陋之人。然,幸生斯土,得仰前贤,慕卧象之会,追钟仙之情,虽无青云长风之志,亦有高山流水之思。二三同侪,脱案牍之累,解琐事之烦,纵情以酒,抒臆以歌,不亦乐乎!如此,则不负江山胜景、良辰佳日、好友故朋矣。

      5、相聚春和
      ——xmcz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听胡兄说宦游威海的王兄将在国庆假日里回乡,并已约了几位好友,定于10月2日在春和山庄一聚,届时要我前往,闻之,喜不自胜。
        王兄,数年前就从老家一长辈处得知他的一些事情,大凡少年聪慧,学有所成,仕途风顺云云,长辈言谈之中颇有赞许和感激之意。他的一个女儿——我的本家妹妹,高考落榜后就蒙王兄张罗的工作。一个数世表亲,尚能如此济危解困,我虽是耳闻,也不仅对他的古道热肠肃然起敬。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九仙论坛相遇,数语之后,明晓彼此渊源,倍感亲切,更兼拜读了王兄邮发给自己及发在论坛中的诗文,倾慕不已,恨不能当下携手走下网络,促膝长谈,以有教于我。自此,长盼有朝一日能够相会。而今,将握手言欢,不免以手加额,连道:幸甚,幸甚!
        2号这天,我怀着高兴和忐忑的心情早早乘车来到春和山庄。高兴的是终于能够和王兄见面了,忐忑的是,不知他约了哪些尊贵的客人,而我以卑微之躯躬逢胜饯,怕是多有唐突。春和山庄虽与学校相隔不远,也曾耳闻其名,但只知其处是一酒店,并未实地一游。当天,天色灰濛欲雨,九点左右,雾气更浓,沾衣欲湿。我知道王兄远在诸城老家,一时难以前来,就在庄园里外信步漫游。此处庄园可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处好地方,随山取势,依湖建塘,草木丰茂,正如桃源。庄园外围用有丫带杈的粗壮树干圈起一个栅栏墙,大门口非砖非石,暗合山庄之意,用粗大的松树做成门楼子,两扇大门用一棵棵的松树排列钉成,古拙凝重,好象电视里的山寨寨门。大门两侧高悬一幅对联,好象是(记不清了):此处有景何处有,何处是春此地春,横批便是春和山庄四个斗大的字。我粗粗看了一遍对联,觉得虽然能够道出些心声,但总认为有些不工,字也不见得出众,如何堪配此处景致?也罢,还是过一会王兄来了,让他为此处撰一幅绝妙对联,再赐以墨宝吧,只是不知庄主是否舍得以半壁山庄为酬?哈哈。庄园内,择其平坦处建了一圈平房,另有几处小客房散落在山坡上的松林中。
        山中沙路,经雨水浸润,尘泥绝无,我就站在道边,一边看群鸟投林,风回松舞,一边翘首恭候胡兄与王兄偕众友前来。不一时,两车徐徐驶进山庄,胡兄一车当先,我忙在前引路,众友已在车中频频示意。及至下车,大家一一相见。一位大哥下车便以名相呼,我即知此人便是王兄,遂紧紧握手。胡兄指着我向众友说这是我校李老师,王兄补充道就是xmcz,两位大哥一起为我介绍各位朋友的真实姓名及网名,至此我才明白,原来今日相会并无外人,都是九仙论坛中的“老相识”。大家一齐笑道:今天彼此都称网名。云雾飘散过来,我几乎分辨不出自己是在现实之中,还是参与了神仙之会。胸中不再忐忑,心情顿时轻松。
        身处幽雅之境,大家都说胡兄今天选了一个好处所,于是相偕游览庄园,一路谈笑。胡兄熟悉此地,便义不容辞地充当了导游。下得山道,来到湖边。这湖原是一个水库,堤岸略加修砌,搭有一处凉亭,栽下一排杨柳,种了几丛修竹,埋入一方巨石,还有一条小船泊在岸边,我们于是在巨石、杨柳、小船之前合影留念。我为孙老师单独照了一张。胡兄说孙老师是县内有名的音乐教师,观其人知其修为,身材高挑,气质高雅,正如身后杨柳,朴实无华却自有风韵,用王兄的话就是:孙老师是今天坛友聚会中的唯一美女啦!隽兄西装革履,沉稳文静,博学多识,一茎我只认得是草的植物,他也将其俗名、学名、用途一一道来。他哪里只是收藏文物,分明是一部活的百科全书!王兄举止儒雅,言谈蔼蔼,大有古君子之风,一路相询我的工作、生活、家人情况,关爱之情溢于言表。小范弟身挎高档相机,热情谦逊,活泼机灵,不是忙着为我们留影,就是将镜头对着一花一虫,显得对家乡是如此爱恋。小何弟,大家戏称是我们的领导,年龄最小,身材最高,英俊潇洒,步履轻捷,正如一位指挥若定的领袖人物,他时时远望他处,敏锐的目光中似乎有什么新的发现。胡兄笑意盈盈,温和从容一如平日,不时招呼大家或前行或暂驻,款尽地主之深情。身躯穿行在山岚雾霭里,心胸沉浸于深情真意中,远离处界的喧嚣,尽抛平日的烦扰,大家尽情享受着这种肉体与精神的自由,感叹着友谊的可贵、人生的美好。
        在这难得的假日里,太阳也懒得正常工作,迟迟不肯投放出阳光,雾气下的整个山庄似乎已神秘地游离出了红尘世界,俨然一处净坛乐土。目力所及,不过数丈,前望湖面,水天相溶,后观山顶,松云朦朦。水中老鱼跳波,呯然作声,林间巨犬护园,狺狺长吠,想小小山庄竟大有藏龙卧虎之势,不觉莞尔。
        因小何弟家中有事,无法长聚,只好由王兄驾车将他送回,并由我陪同带路把潘兄接至山庄相会。众人落座时,正好已到中午,大家边喝边谈,我只顾听朋友们的妙语趣谈,竟屡屡忘记斟洒倒茶的副陪职责。虽然有三位大哥还要驾车回去,但意气相投,又多是第一次相见,都说是十分难得,大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意味,然而在座的能称海量者怕是没有,几番敬酒,终于干出一瓶白酒,于是再饮啤酒,最后连说是从不饮酒的两位大姐也各干啤酒一杯。举座之中,除我之外,诸姐、兄、弟皆有所成,才高学富,然无一人有一丝一毫之骄矜,片言只语之张狂。喜盈盈、情真真如亲人家宴其乐融融,感动便在每个人的心中热热地流行。一群朴实的人,几颗至诚的心,正如王兄所说的街头栗子不喜圆滑,内少水分,我还觉得也象街头的花生,表虽粗陋,实则馨香。未到吃饭,王兄已颓然闭目歪靠在藤椅之中,脸色由白转红,点头连连,已是酒醉欲眠,依稀如太守之醉,然,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必九仙山人也!见王兄醉态可掬,众友微笑。饭后,酒意涌来,王兄、潘兄、胡兄相继离席小憩。我们则一边吃着孙老师带来的街头栗子、花生,一边继续畅谈。待王兄、潘兄酒醒,众友又相偕再观园中景致,这时雾气早已散去,远山近水尽收眼前,又是一番醉人景象。来到停车处,方见胡兄被声音惊醒,从车中出来,大家相视大笑,看看天色已是不早,再次留影作念,彼此互道珍重,挥手作别……
        今日一聚,除孙老师和潘家大嫂两位女士,几位大哥都是一醉方休了,小范弟,因他年幼,大家爱护有加,没有让他喝多,但我想也已尽量了。唯有我因胃病不敢沾酒,但几次想倒掉杯中之水而以白酒与诸友相敬。虽是滴酒未沾,但处此景,当此情,酒不醉人人自醉,我也是酒意满胸,身心俱醉,于是高歌但愿长醉不复醒,大醉而还!

         ――至今尚迷糊,所以颠三倒四,不知所云地胡乱写了这些,见笑,见笑!

      6、喜相逢
      ——xmcz

      知有兰亭会,
      佳日国庆中。
      喜从君子游,
      同气亦同声。
      谈笑恨晚见,
      期愿年年逢。
      唯将故园酒,
      一醉谢高朋
        假日中与诸友相会,大慰生平,真想一醉尽兴,奈何健康关系,不敢近酒。正是:有心拚一醉,无胃盛醇酒。知交满座,美酒当前,却不能开怀痛饮,身为男儿,恨恨!

      7、咏十月六日相会
      ——方外之人

      归来数日,因家事公事甚忙,竟未能撰文记录相聚之盛事.后又看到XMCZ和闪失两位老弟已有诗文发表,惨愧不已,今天学校安排听化学课,在听课的间隙忽然想起,于是胡诌了几句,聊以塞责.
      假日聚惠君,把酒共论文.
      布衣扛大纛,横笛鼓吹人.
      进酒复进酒,酒醇情亦醇.
      不觉忘情处,子曰杂诗云.
      欢娱终须竟,别后各飞纷.
      福堂尚执手,闪失已绝尘.
      虽非兰亭会,且做方外人.
      大醉无复礼,归来愧意深.

      8、关于一次陌生的聚会
      ___闪失

      在爱情里,我记得有一首歌叫,相见不如怀念。
      10月6日,五莲最大酒量前50名的一个人喝多了,五莲的酒就叫五莲醇,庄庄户户的,没有新意,35度,是科级干部的酒,一瓶子要30块。如果喝一瓶,再抽上一盒蓝八喜,简直就是五莲一般局的局长待遇了。
      一般享受不到吧,呵呵,咱就享受了。光说喝的和抽的了,其实还有五莲山上的羊肉,做在盘里就没有膻味了,倒是鲜的很,疏影横笛吃了一碗又半碗,这个大胖子,好胃口啊,也就忘却了什么恐吓电话了。这个大胖子,那可真是典型性山东大汉,粗旷豪放啊,与我的想象差距不小,看看他在《红袖添香》里的文集,和他31岁的年龄一对比,顿时知道,网络与生活还是不一样。
      方外之人坐个副陪,特别象一个官员,礼节和笑脸都是那么的谦虚和谨慎,当然人也很排场啊,只是酒量大的出乎意料,过后怀疑,没有捣鬼?
      Xmcz是我的兄弟,滴酒不沾,怕校长?不对,这个小子不光研究诗歌,还在研究这个社会生活的一切一切。做教师,不任课,遗憾啊。

      我恐慌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有几个事情的巧合,心一直拧不在一起,我小心观察着这里的主角,一个叫松下布衣平和的人。
      松下布衣先生要比我想象得干炼和年轻,特别是皮肤,我感觉应该黑一点。
      “我们这也算是网友聚会了”松下兄长的一句话,大家笑了。人生在世无非是让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

      我也笑了,说实话,我没有见过网友,网友不就是网上认识的朋友吗? 网络虚拟的,没有性别和年龄的区别。
      但在关于家乡这个小论坛里,我还是相信网络竟然如此的真实。
      我做过梦,尽管有关文如其人的梦做的少,但也做过的。知道在古代,有以文会友之说,那些文人在黄鹤楼,写下了那些千古名句,在五莲,是没有楼的,只有一个叫“汇君”的地方,全部都是君子。

      就这么几个人,五莲醇居然开不出喝来!布衣说,先拿来一些,一瓶瓶的多么费事,我们这些,闷着头,都不说话,布衣坐在主陪上。
      说起《狂人胡善德》,英语考零分的人,居然能考上一中!居然在北京打工写出《陶渊明札记》!奇迹!天才!天才都是孤独的?我唏嘘不己,感慨万千。每每酒肉穿肠,天黑天亮,如同疏影横笛看院子里,那些花花草草,在枯荣。
      凭我多年喝酒的酒感,这天中午,只要喝白酒的,都在一瓶以上。云门王家、九仙山人、梅竹要是来了,一定会十分恐吓。倒是毛毛,据说十分了得,还能坐到底。
      开始酒是四口一杯的,大约2两一杯,到后来就是三口,一桌子菜也就疏影横笛还能吃一点。
      再后来,就是单敬,人一激动,酒量就会大增。舌头已经不打转了,眼睛发直,一辆破摩托,骑着就发飘,好歹到了单位,班是不值了,瞌睡也来了。
      一个下午在回想,怎么走的?有没有道别?

      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伤感袭来,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而我却找不到出路.

      9、梦圆惠君
      ——疏影横笛

      作为一个始终游离在农村与城市的边缘百姓,是不敢奢望什么“聚会“的。而我却怀揣着一个“聚会”的梦,悄然走过了生命的三十三载。
      从一个人背起行囊,告别那个小山村以来,在那些异乡飘零的日子里,“老乡”这个词汇就成了心头的一壶老酒,愈陈愈香,愈陈愈烈。寂寥的日子里,哪怕是老友从远方发来的一条“他日相逢,共谋一醉”的短信,都足以让自己激情澎湃,心潮如火。长假前夕,文友xmcz与方外就在论坛里秋波暗送,约定要借假日之际,在五莲一聚,以图“共谋一醉”。莫非,这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聚会梦就要在此时一圆?
      10月6日,xmcz、方外之人欣欣然而至。远远的,看见两个“眼镜”正四下张望,虽不曾谋面,却已灵犀相通,定知不会认错,就那么直接的冲上前握手言欢。这才见方外兄白秀俊朗,颇有师道风范;xmcz兄瘦削潇洒,仙骨岸然。途中论起年庚,方知三人中我最小,想起在坛中长期以来,两位兄长对我兄长兄短,不觉莞尔。
      引领两位兄长到寒舍小坐,xmcz又联系到了松下布衣、闪失。时近中午,两位兄长不弃简陋,与我一起来到菜市边上的一家全羊馆,静候松下与闪失的到来。不想,松下校长执意要由他做东,为我这游子洗尘,并驾车来迎。初见松下布衣,颇为惊讶。本以为一校之长,必是相貌威严之人,不曾想,松下兄却是一副谦谦君子,举止温和之态;更没想到这位一行三人又坐上了校长的专车,来到了郊外一处名曰“惠君”的处所。闻其名,思其意,自然心思翩然,心下顿为松下校长的盛情盛意所感动。
      进得房间,正座不二人选自然是松下布衣兄了。家兄是众友同行,作为特邀嘉宾,被松下兄推到了主宾位。Xmcz却与方外在副陪的位置上相互谦让起来。这时闪失兄就闪进了大院。Xmcz急忙出门迎候,却不知闪失兄施了何等法术,已经敦敦实实的进了房间了,Xmcz还在外边傻等,怪不得进门时闪失一脸严肃,想来是怪Xmcz迎候不周?呵呵。
      说陌生吗?可谈起九仙山人、梅竹、隽桂德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来,却欢喜的如同一家人。再说起坛里那些文采飞扬,散居各方的五莲贤人,更觉亲切倍感!佳肴满席,美酒尽盏,三五好友就当前。昔日网上皆是客,今朝相逢喜满园。松下兄虽滴酒不入,但满腹雄文义胆,君子情怀,频招美酒入席,引领众友推杯换盏。怎奈我有酒胆无酒量,三杯五杯下了肚,就已经是唇麻眼迷乱,信口开河胡言,早忘了长兄在前。
      那天笛子一定是醉态酣然,见兄弟们绝尘而去,我却醉无别言。但众兄莫怪啊!要怪就怪笛子太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家乡情缘;要怪就怪我太看重这坦坦荡荡的君子之谊重如泰山;要怪就怪我十年企盼,一朝梦圆,怎能不开怀痛饮一醉谢众方?且道:

      归燕啾啾百木凋,西窗睡起雨潇潇。
      一朝风露惊潘鬓,数载功名累沈腰。
      惠君园内群贤聚,一曲乡情醉千瓢。
      若卧斜阳君莫笑,青山隐隐奏离殇。
      注:收尾之诗乃文友惠风所作,赏析之际,颇有同感,牵强附会了后四句,以表乡情。

      10、回复 疏影横笛 的帖子
      ——xmcz

      佳文双璧,
      山人横笛。
      不归神龙,
      邑人称奇。
      布衣平易,
      峥嵘闪失。
      方外之人,
      能文善诗。
      更喜众友,
      各怀绝技。
      伟哉论坛,
      薪火相继。

      12、惠君之行漫记
      ——xmcz

      有缘登上九仙论坛,人生一幸;登论坛得识众友妙文高论,此二幸;与众坛友神交久而终于面对面,此三幸;握其手而醉以酒,又一幸也!
      在论坛中,早已与闪失和笛子相约有朝一日定当一聚.适值国庆长假,笛子要回五莲与家人团聚,而闪失也正好深造完毕回五莲上班,此时不聚,更待何时!于是拨通电话—–第一次电话,主题明晓后,电话那头立刻热情高涨,好象一颗火星掉进了酒精,腾地一下就血脉贲张。笛子说,来吧,握请家兄作陪,你们同行!闪失道,来吧,我邀局长相伴,两处领导是弟兄!我赶快用短信告诉了胡兄,胡兄立刻回信,一字,善!
      6日,吃过早饭,我装束未毕,张兄就电话催我抓紧启程.呵呵,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来到县城我们直奔闪失其处。闪失昨晚发短信说忽接母亲电话,要他中午回家参加一本家弟弟的婚礼,而他今天既要值班又与我们有约,甚觉为难。所以我俩先来见他一面。见到闪失的第一印象就是:闪失这人精明干练,说话痛快利落,言为心声,绝不拐弯抹角,一如其文。来到办公室,他又是敬烟、又是倒茶, 情意殷殷,内心如火,却是喜笑不行于色,深沉平静。我想这是一个能干大事的人啊。当问起什么时间回家时,他却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他今早4点半就早早起来回了一趟老家,奉上贺仪,尽了人情礼数,母命已圆满交差。我俩大喜过望,跟他约好酒桌上再见,就再去寻访笛子。
      张望之中,一人脚踏踏板摩托匆匆赶来,六目交触,灵犀相通,彼此都知正是相寻之人。这笛子,生得身强体壮,面带佛相,还在一腕上佩着一串佛珠.想他能文能武,内外兼修,颇得人缘,难怪当年的经警队里以编外之籍竟扶摇直上。来到笛子家三人不免一番海侃神聊。
      10点半过后,胡兄驾车将我们三人接到郊外的一处酒店,此店名叫惠君,看着酒店的招牌,大家就深深感动起来。随后,笛子家大哥也骑车赶来,一看就是忠诚厚道之人,听笛子说李老师也教语文,大家更是一见如故。闪失下班后,骑一辆红色金城90疾疾赶来,威严十分,如关云长跨赤兔单刀赴会。知道闪失的领导有事脱身不开,胡兄一句:我们今天也来个网友相会,便开宗明义地宣布宴会正式开始。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兴致更高。都是意气相投,开口见喉咙,肝胆相照。席间以坛中诸友美文轶事佐酒,豪兴勃发。胡兄因下午有事,开始只是和我以水代酒,另外三人不一会就将三斤白酒喝得精光。胡兄的酒量我也素知,一如其人,平易近人,不能说是海量,但受气氛感染,命开啤酒,于是乎,一瓶瓶啤酒相继打开,人手一瓶,各自承包。我虽不饮酒,但不忘推波助澜,为的是一睹饮如长鲸吸百川的气势。笛子家大哥坐在主宾席上,起先多是默默静听,偶尔插语几句,我生怕坛友交谈热烈而给他造成冷落之感。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等啤酒各尽两瓶,李老师也高谈阔论起来,并和众人一一干杯,每每一饮而尽,甚是豪爽。当我引用笛子“共谋一醉”的话时,他对胡兄说:你们说话都有些酸,大家哈哈大笑!正是酸中自有真情在嘛!满桌觥筹交错,谈笑风生,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这哪里是书生聚会,分明是侠客相逢!当笛子动情地说出“共谋一醉”的出处时,我和他同时竖起大拇指称赞那位远在他方的朋友—-这位朋友的人品和才情我在笛子的文章中早已深知。不知何日能与他一见!
      因为下午闪失还要值班,胡兄的电话也一遍遍响起,看看端上来的包子全都冷透,时间已是两点大多,于是大家意犹未尽地喝了最后福、乐两杯酒,略略用点饭食便走出酒店。
      闪失虽有些步履摇晃,但脸上还是不失严肃庄重。李老师、笛子、张兄和我则勾肩搭背,挽手不松,胡兄还是笑吟吟地看着我们。我担心闪失路上有所“闪失”,要替他骑车,他却跨上“铁骑”,来了一个小半径急转弯,以示尚能万里独行,只是挂档错位,差点马失前蹄,引得我们又是一阵大笑。不等再行劝阻,他就油门一加,飘然绝尘。李老师家在附近,目送胡兄载我们远去。来到笛子楼前,我和张兄谢绝胡兄的执意再送,与笛子一同下车。笛子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张兄,非要一起上楼不可。我俩怕有扰笛子家人清净,道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举步离去。笛子啊笛子,那天我也不想走啊,直到拐角处犹回首相望,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今日之会,又是一个家家扶得醉人归,想起不归兄集陶渊明之句送我的赠题:此中有真意,君当恕醉人,可谓一语中的。
      鹦其鸣矣,求其友声。幸赖九仙论坛,大家声气互通,彼此相知相惜。所以我总觉得大家如此有缘,如不把酒言欢一番,就如同对面而不相识,徒留遗憾。众位坛友,大家再次相会,就请来我们许孟初中。来我们许孟,南望马耳可寄傲,西临涓河能抒情,更兼许孟狗肉甲四方,涓河驴肉美名扬。有道是:闻得狗肉香,神仙也跳墙;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坛友们,你们就不想来尝一尝?届时,我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我与胡兄、张兄轮流做东,不大醉三日,一个也休走!白天吃肉喝酒(须是休息日,嘿嘿,工作日不让喝啊),晚上就在学校里寻一大教室,秉烛夜谈,请misa12、不归、山人等博闻强记之友办个讲座,大家谈文论道,纵评世事人情,岂不快哉!不知众位坛友可有意否?

      ――――惠君之会,方外、闪失、笛子各有诗文已呈前,xmcz(许孟初中)不惴浅陋再续貂。都是感情逼的呀,不吐不快。献丑,献丑!

      13、相聚五莲的那些边缘记忆
      ___九仙山人

      我让思维在秋天傍晚的海边
      做些人生快意的憧憬
      十月紧挨着我们
      我想 有一个小小的剧场
      会等待我们的演出
      天际边太阳和月亮做着升降的转换
      它们在联手制造时间
      波浪涌来 潮起潮落我心中的打算

      故乡母亲 请原谅我冒昧的造访
      我是游子 旅次外方
      很早就不再牵你的衣襟
      可我的血液里
      弥漫着的你的气息
      仍如老汤般浓厚
      并一如既往流淌于人生道路的风雨兼程中
      无法离开你啊
      一捆煎饼 几把栗子
      就会让我如夜路中看到遥远的灯光般
      不再担忧迷途

      有一些人天天见面
      却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有一些人素昧平生
      却分明一刻不漏地听到他们跳动的脉搏
      我虽如茫茫雪地里的一株孤独野草
      根却扎在了连接地热的土壤里
      并随时准备听取头顶飞过的雁阵的呼唤
      况且 博大的太阳之光
      每天也会准时照在我的身上
      我相信 还有许许多多的野草
      都有着这样的思想

      有雨
      秋雨其实就是一种极度深沉的思绪
      千年光阴的走廊里
      朦胧的早晨回到我的视野
      我感觉到潮湿的存在 它成了一个县城的颜色
      在这个山水打扮的县城里
      在它的建筑缝隙中行走
      呼吸顺畅 步移景换
      我在寻找历史的镜头
      也在寻找心灵的慰籍
      这时黄昏向我走来 伴着你离去的隐隐步履

      鲜花开在山上水边 塞满眼睛
      我惊异于它们鲜艳的外表和从容的生存状态
      多年来 我知道在这纷繁的尘世
      每个事物都活得不简单
      可每个事物都在坚强地存在
      并通过不同的方式
      表达着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不同位置

      注:如有遗漏,随时添加。

      [[i] 本帖最后由 admin 于 2007-10-17 13:50 编辑 [/i]]

      哈哈,老兄要出专集了,一百个赞成!

      回复

      总结的好啊,老大不愧是老大。

      回复

      感谢,感动!这两次聚会,膏泽人虽然都没有参加,但他那发自内心的高兴,表现出一个长者对论坛兴旺的期许,以及对各位坛友的关爱之情!我想,等论坛的成员磨合得更紧密了,我们一起邀请膏泽人回家乡做客团聚!

      回复

      感谢,感动!这两次聚会,膏泽人虽然都没有参加,但他那发自内心的高兴,表现出一个长者对论坛兴旺的期许,以及对各位坛友的关爱之情!我想,等论坛的成员磨合得更紧密了,我们一起邀请膏泽人回家乡做客团聚!

      回复

      膏泽人位高权重,身兼两职呀。本来一篇一篇的收藏麻烦,这下方便多了,有劳,多谢!

      回复

      常听我的领导说,一个人只有善于总结,才能进步和提高。膏泽人把他多年的工作经验也用在坛子的管理提高上了,一总结,视野就开阔了许多!

      回复

      各位老乡喜欢这样荟萃,我也很高兴,其实都是大家的辛勤劳动。 这两次聚会中,wlpqt是唯一的一家人都露面的吧, 你那可爱的宝贝闺女,和谐美满的家庭,构成一幅温馨和睦的图画,让人感觉世界充满着祥和、幸福!

      回复

      俺回了个帖子,怎么也收进来了?让诸位见笑了. 谢谢ADMIN!!!!!!!!!!!!!

      回复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单栏布局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ip.ws.126.net/ipquery?ip=100.28.0.143):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data/wwwroot/wulian.org/wp-content/themes/LightSNS_1.5_beta_200.3/functions/jinsom.php on line 2045